1. <xmp id="xiyqy">

      <font id="xiyqy"><samp id="xiyqy"><samp id="xiyqy"></samp></samp></font><progress id="xiyqy"><progress id="xiyqy"><xmp id="xiyqy"></xmp></progress></progress>
      <center id="xiyqy"><center id="xiyqy"><xmp id="xiyqy"></xmp></center></center>

      <font id="xiyqy"><samp id="xiyqy"></samp></font>
        美文精選網(www.aerosolespreval.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主題美文 >故鄉美文 > 正文

        【風過留痕】甘肅 李孝賢 ‖ 故鄉 母校

        網友推薦的空間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美文精選網 時間:2020-05-09 19:02 閱讀:次    作品點評
        文/李孝賢
         
        思念故鄉的情愫對于游子來說,在人生半百的年輪后,猶如一顆植予土地里的種子悄然發芽,在歲月的澆灌下慢慢成長,思念的味道愈來愈濃,年輪給予成熟,懂得收獲的時候你才覺得那份留戀里確夾雜著無限地興奮、惆悵、不舍……
         
        朋友!故鄉或許對于你來說,不管遠或是近,但她實實在在地還在那里,天空里仍舊飄動著農家的炊煙和故鄉的味道,生活的氣息仍在延續、蔓延……
         
        我的故鄉只剩下一個裸露著軀體的骨架,不曾有以往鮮活的生命和流動的血液,讓人感知的卻是一種清冷、凄涼、蕭條、寂靜……,但在我的靈魂里故鄉的天空里仍舊彌漫了無盡的喧囂,那個曾經沸騰的村子還在沸騰……
         
        故鄉雖已荒涼,但我今天才知原來荒涼的不一定就是丑凄,反而更加讓人感知包容了更多讓人遐思留戀的美歡,甚至還有那些深藏于故鄉的每個角落里,數也數不清且讓人血液和靈魂沸騰的故事!
         
        冬天讓我的神經收縮,知覺似乎一下子變得麻木,仰視天空是那么地遙遠,無盡的天宇里總是透射著束束寒意,那讓人寒顫的冷光掃過大地的那一刻,已是皚皚白雪,附在大地讓人偏不清道路的輪廓、山丘間突兀不平的山隘,但所有的這一切卻改變不了我急切回故鄉的念頭。不知何因堵了幾個月的“金大”路突然疏通,心情覺得格外舒暢,因為不再繞著走那些坑坑洼洼的土路了。
         
        聞著古絲綢重鎮喧鬧的叫賣,穿行于蜿蜒幽曲的大靖峽,盤旋至大靖峽水庫壩頂,故鄉那座座熟悉的群山展現在眼前,驅車三五分鐘便進入村莊,說是村莊其實已無村莊。如今的故鄉只留下了所有故鄉人無盡地回憶,村莊在“易地搬遷”中已不存在,整個村子已被平整為塊狀的土地,我腦海里極力追尋著那些記憶里的巷道、高低不一的土墻、各式各樣的農家房屋、到處亂竄卻又不同顏色的小狗,甚至一大群玩捉迷藏游戲的孩子……所有這些竟然消失的這么快,我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在我的腦海里浮現的盡是那些鱗次櫛比的房屋,裊裊升起的炊煙、雞犬牲畜此起彼伏的叫聲、在空中游蕩……
         
         
        我習慣爬上村莊對面的那座山,這座山上留下了我童年和少年的影子,還有撫摸過用石子兒仍鑲嵌在半山腰“毛主席萬歲”的五個正楷大字,此山亦沒有一個正式的名字,但記事起就知道大人、同伴們都叫它“萬歲山”。此時迎風而立,俯視村莊,孤零凋謝的村子出奇的靜,靜的無聲,只剩下思緒里重現歲月里過往的影子,天空中飛翔的鳥兒似乎亦少了許多,就連想聽到幾聲犬吠都覺得是一種奢望。我和村莊在靈魂里對話,只有冬天這寒冷的風知道,掠起我的碎言碎語將其凝結成一行行打著寒顫的文字盤旋在天空,與其說是村莊,倒不如說它已是一片荒野……
         
        陣陣寒風裹著雪花吹著滿山叢生干枯的芨芨草,在掠過芨莖的一瞬間,抖落出“嗚嗚嗚”風的曲音,最后滾落在山谷。風的呼呼聲似乎吹醒了我的記憶,扭動了我的視角,此時忽然發現村子下游那條路旁的一道高約三四米、長約一百米的石墻仍然靜立在那兒,一點兒都沒變,我清楚的記得這道石墻是村子的小學升格為初校那年修砌的,嚴格地說是學校的圍墻和道路的分隔線。小學原本在村里的一處廟宇里,村里的老人們說這座廟宇修建于康熙年間,但在我的記憶里廟宇的古建筑中僅存著那座恢弘的大殿,1977年學校改建為初中后,這所殿堂也隨之被拆了,大殿的木材全部用于修建新的學校,新校址選在靠村北的西山腳下,學校的老師有純民辦教師擴大到七八位公職教師,初中學生大多來自于本公社所屬周邊的村莊,甚至還有靠近本公社的天祝藏族自治縣農村的學生。那時學校的教室等設施的修建都屬于民工建勤,而這道圍墻卻是我們這些新一屆的初中生親自抱石頭,和草泥一截一截修建的。負責修建這道圍墻的老師叫李文江,他是我的本族“六爺”,但那時“六爺”的概念并不深,腦海里蒂固的就是“老師”二字,見了他我都叫他“大李老師”,因為學校里還有一個叫李文華的“尕李”老師,他又是我的本族“尕爺”,照樣見了“尕爺”我仍然叫他“尕李老師”,他們都是民辦教師。六爺高挑的個子,溫文爾雅,打得一手好籃球,記憶尤深的是他的遠距離雙手拋球,十有八九會投準灌籃,學生們都喜歡他,他是我們的語文老師(小學時又是我的珠算老師),干活眼力高又細致,所以新調來的校長讓他負責圍墻的修建。那時我們真正地響應毛主席的號召:“教育必須為無產階級服務,必須同生產勞動相結合”,每個星期的體育課,六爺就帶全班學生到學校邊的河里撿石頭,本村的學生負責拉來架子車、拿鐵掀、背麥草等,六爺針對每個同學各自的優點和特長,將學生分為拉運組、砌墻組、和泥等組,幾個組備用砌墻用的黃土,一個學期這道圍墻終于修建好了,這道沒用一把水泥的石頭墻至今依然立在那兒,雖然有些石頭兒表面已被風化,石縫間當初連接它們的泥土早已變成了“太陽土”滑落在墻根,但那些石頭仍然守著自己的位子,沒有一絲兒掉落的跡象,每每進村看見它不由得使我想起去世近二十年的六爺,石墻不倒難道是六爺的魂魄仍游動在這道墻里?思緒在記憶里游蕩,往事浮現心潮澎拜,我決定下山在那個度過了我初中歲月的“校園”里去看看,讓我的靈魂再一次重疊于四十多年前的自己乃至同學們青春少時的影子……
         
        冬天蒙亮的天空下,通往學校的那條路上,三五成群的同學們身背書包手提煤油燈,急匆匆趕往學校,教室的窗戶映著油燈黯淡的光,土爐子里塞入的貓耳刺“嗤嗤嗤”地燃著,濃煙里夾雜著瑯瑯的讀書聲飄向天際……;那個吊在教師辦公室房檐下一米長的鐵軌,是敲醒曾經的愚昧和叩開一扇又一扇求知的心竅; 忘不了地理老師把“地球”搬在了教室,我們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尋找著北京、甘肅還有我的村莊…… 如今校園面目全非,所有的建筑物蕩然無存,僅剩的幾顆白楊,早已將殘葉抖落在地上,那些蜿伸而干裂的枝丫,有的已成斷枝,露著白生生的斷面,此情此景我似乎感受到了那種流血的哀傷,偶有寒風吹過連一絲呻吟的資格都沒有,不覺讓人隨風而殤,一層薄薄的無規則的積雪圍在樹根周圍,似乎還對它們抱有莫大地希望,借著不熱的陽光使勁地融化著自己的身軀,期盼來春白楊又一次生命的復蘇……
         
        故鄉,我生命的搖籃!母校,撐起我理想的起點!空中的寒風時不時俯下身子卷起操場上片片雪花,隨即旋轉在空中又將其拋灑在不遠處揚長而去,是雪花的留戀還是風的有情?曾經真快,隨之轉眼已成了故事,但那些學習之外有趣的故事卻也永遠忘不了,不知哪一個或是哪幾個同學,亦不知何因竟然給兩位同學分別取了個“綽號”:“粗虎子”“細堯”,至今我也不解其味,但不管如何,如今喊起這個綽號,還是那么地親切,調侃里摻雜了更多的思念,簡簡單單的幾個字,一下子把自己拉回了那個年輕的時代,想不到這種怪怪的名字竟然會有如此的效力,讓人霎時間感覺到了“返老還童”的神奇效應。云開日出,山影東延,看著這般寂靜凄涼的故鄉和那永遠消失了的母校,我的目光仍然幻留在思念里,所有的回憶落成了一地幽殤……
         
        作者簡介:李孝賢:甘肅古浪人,生于1964年,筆名老兵、錦軒
          美文精選網
          飼養護理沈陽伸縮門融資租賃牌照轉讓
          丰满少妇高潮叫不停,国产GV亚洲精品线观看,男人狂躁进女人下面视频网站

          1. <xmp id="xiyqy">

            <font id="xiyqy"><samp id="xiyqy"><samp id="xiyqy"></samp></samp></font><progress id="xiyqy"><progress id="xiyqy"><xmp id="xiyqy"></xmp></progress></progress>
            <center id="xiyqy"><center id="xiyqy"><xmp id="xiyqy"></xmp></center></center>

            <font id="xiyqy"><samp id="xiyqy"></samp></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