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4qy"></optgroup><code id="684qy"><xmp id="684qy">
<center id="684qy"><xmp id="684qy">
<noscript id="684qy"><xmp id="684qy">
<code id="684qy"><xmp id="684qy">
美文精選網(www.aerosolespreval.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短篇美文 >短篇小說 > 正文

長大

網友推薦的空間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美文精選網 時間:2016-08-27 12:14 閱讀:次    作品點評

  太陽從東邊地平線升起來,透過那片薄薄的浮云,把它半個紅紅的臉甜甜地貼了過來。值了一宿班的吳致遠迷瞪著睡眼騎著摩托車拐出了單位的大門。門衛也許是想多睡會早覺不被打擾,不知什么時候以把大門開了條只容一人一騎穿過的小縫。唉!不景氣的單位,每個人都是懶懶散散的。

  大街上靜靜的,偶爾一兩聲叫賣的聲音從街這頭傳到街那頭。吳志遠放慢了車速,從被風吹起來的外衣口袋里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還早,四點剛過。于是他把摩托車停在路邊,覓著聲音等著那叫賣聲一聲聲靠近。清亮的風迎面吹來加上騎車的時候衣扣沒有扣好,他覺得有一點冷,于是抿了抿懷靠坐在摩托車的坐墊上。雖進五月份了,但北方的天氣還是很涼的。他瞇著還有些惺忪的眼睛打量著這條熟悉的街道,這也是小鎮唯一的一條水泥混凝土街道,道兩邊從街這頭到那頭林立著一家家的商鋪,時間還早店鋪大都還拉著重重的卷簾鐵門,只有醒目的招牌對著你揚著花花綠綠的笑臉。

  “起得早啊”不知什么時候,買豆腐的老頭騎著電動三輪車悄沒聲地來到了身邊。說他老頭有點過,只不過頭上光了點,個子矮小了點,臉上皺紋過早堆積了點,但他的豆腐可是鎮上有名的。

  吳志遠從衣袋里掏出一枚一塊錢的鋼镚,“沒你早吶,來塊豆腐”。說著把鋼镚丟給老頭,把那塊裝在塑料袋里還冒著熱氣的豆腐掛在車把上上車回家。

  五月涼涼的風從耳邊吹過,路邊去了頭的楊樹以冒出了大片大片的葉子。是呀!五一都過去十幾天了,高考就要到了,也不知那不緊不慢的丫頭能考得怎么樣。“唉,著急使不上勁啊,周末了,又該去看她了”。吳志遠想著女兒拐進了小區的大門。單元門沒有鎖,他拿著那塊還有熱氣的豆腐徑直走上二樓自家的大門,打開防盜門,暖暖的氣息撲面而來。還是家里溫暖啊,他脫去外套,換上拖鞋。臥室的門半開著,被翻紅浪,老婆還沒有起來,他把手中的豆腐放在廚房的餐桌上,繞過凌亂放著的幾張學生桌,把臥室的門輕輕關上了些。然后開始準備簡單的早餐。“少整點,減肥呢”。臥室里傳來老婆夢清軟軟的帶著倦意的聲音。夢清是鎮中學的老師,每天白天上班,晚上還要領著十幾個學生復習功課,這不還要減肥,真是太忙太辛苦了。“你再睡會,飯很快ok,我看你還是多吃點吧,要不哪來的力氣和崽生氣”。唉!沒辦法,現在的孩子都慣得不成樣子,你說輕了吧不當回事,說重了吧,就跟你使性子。更有爺爺奶奶、姥姥姥爺等的庇護。父母就是他們人民幣的生產廠家,可以發脾氣的大哥哥大姐姐。“還好,我那崽還知道誰大誰小”。吳志遠心里想著。早飯差不多了,他開始著手收拾那幾張凌亂的桌子,“這幫敗家孩子”。他心里罵著。同時把一些小食品袋及一些還沒有吃完的東西收進垃圾袋。沒辦法,家家都這么一個寶,都往死慣著,把辛辛苦苦或想方設法賺來的錢可勁往他們身上花?蓱z天下父母心啊 。

  五月的田野還沒有郁郁蔥蔥,車窗外黑綠相間的大片大片的土地向遠處伸展著。偶爾有耐不住干旱,三三兩兩收拾著灌溉用具的人們點綴其間。今年有點春旱,入春以來一直沒有下一場像樣的雨。吳志遠兩口子坐的是鎮上通往縣城的最后一班班車?h城這幾年變化很大,以前低矮雜亂的棚戶區已大都被一個個嶄新整齊的樓區所替代。汽車數量的飛快增長使幾年前看著還寬敞的街道變得擁擠不堪。飛速增長的經濟帶來的是日新月異,但過高地追求片面的速度則是欲速則不達,后果是由于后期工作沒有做上去,致使城區大部分的新老樓區供暖不達標。人們去年一冬是在寒冷和抱怨中度過的,F在不是計劃經濟時代了,有些事沒有計劃好是有情可原的。

  傍晚的陽光把它最后一抹余暉從遠處一棟建筑的玻璃上耀眼地反射過來。車站到家一段不算遠的路,吳志遠夫妻倆很快就走完了。他們倆很少打車,省兩個是兩個,孩子就要上大學了,用錢的地方多著呢。萌萌,他們的女兒,一直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和他們親著那,用她媽的話說就是有奶不要娘。

  吳志遠拿出樓門鑰匙,還沒把鑰匙插進鎖眼,門就輕輕地打開了,老媽慈祥的笑臉伴著飯菜的香味迎了出來:“我說快到了嗎”。“算得這么準,還是聽到樓下門響了吧”。夢清邊脫鞋邊笑著說。“母子連心嗎,我兒子一來我就知道”。老太太也笑著說。“偏心了吧,就知道惦記你兒子”。夢清嗔怪地調侃著。“連心,連心,都連心,吃飯了吃飯”。說著老太太從兒媳婦肩上摘下包放在沙發上。這時吳志遠已迫不及待地沖進飯廳。餐桌上已擺好了幾盤熱騰騰的菜,有魚也有肉。老爸已經靜靜地坐在那里了,面前放著兩個杯子一瓶酒。“這是要喝兩口啊,爸你血壓高一定要少喝呀”。吳志遠邊往嘴里塞著菜邊說,轉而笑著看夢清:“你也少吃點,肥不能不減啊”。夢清看著誘人的飯菜,閉起眼睛深深地聞了聞,果斷地說:“今天不減了”。“對,減他媽什么減,明天再減”。老太太疼愛地看著兒子、媳婦。

  晚飯后的這段時間,夢清很少有把自己平放在床上的機會。她百無聊懶地瀏覽著電視節目,頻道還沒有看全,均勻的呼吸聲就催著沉重的眼皮悄悄合了起來。

  一覺醒來,窗外已是夜色闌珊,街上各色的燈光雜亂的從窗外透了進來。電視里某熱播的電視劇熱鬧地上演著。夢清看了看墻上的電子掛鐘,快九點了。隔壁房間傳來爸媽重重的鼾聲,上了年紀的人大都有早睡早起的習慣。吳志遠出去會朋友還沒有回來,“該死的,沒心沒肺的家伙,一天就知道自己舒服,自私的家伙”。夢清心里暗暗地罵著。

  這時樓道里似乎有一些響動,接著有鑰匙開鎖的聲音。“奶,我回來了”。萌萌清脆的聲音在客廳響起。這孩子,奶奶永遠是第一位的,為這她爺爺曾開玩笑說:“大孫子,等你結婚的時候把你奶陪嫁給你”。“你爸媽來了”。老太太打著哈欠對孫女說。老人覺來的快醒的也快。“我知道,我爸在樓下一直等我呢。媽,給我買啥好吃的了”。萌萌蹦跳著燕子般的飛進了臥室。夢清用手擋著女兒飛抓過來的雙手說道:“就知道吃,咋回來的”。“和同學拼車,媽,我昨天在商場見到一條好看的裙子,打折的”。萌萌眉飛色舞地說。“我不想聽這些,還有幾天了,都倒計時了還有時間逛商場,這一天,就知道吃穿”。夢清皺著眉頭冷著臉說。“有什么不得了,不就是高考嗎,又不是世界末日,人不就得吃穿嗎”。萌萌也有些不高興了。聽了這話夢清更加生氣了,把手中的電視遙控器重重地摔在床上說道:“你這種想法很危險你知道嗎,我告訴你,好大學的門檻是拒絕你這種吃貨的”。“媽,停,淡定,我不和你說了,我就納悶了,好大學都是給那些不吃不穿的人開的”。話音沒落另一房間的門已重重的關上了。話不投機。

  吳志遠木呆在臥室的門口,看著女兒勁勁的從身邊走過,緊忙說:“大閨女,想吃啥,爸給買去”。“不吃,減肥”。隔著門萌萌丟出簡短而慍怒的聲音。“都減肥,現在這女人都怎么了”。吳志遠自言自語著走進臥室,對斜坐在床上的夢清說:“孩子大了,不要老這樣,試著換種方法也許…”。“那樣,她要真長大我就省心了,就你一天沒事人似的,我問你干啥去了”。沒等吳志遠把話說完夢清就大聲的打斷了他的話。“也,也沒干啥,男人在一起嗎,也就是喝點小酒,探討下人生,暢想下未來”。吳志遠嬉皮笑臉地說。他想緩和一下空氣。“你還有人生啊,你還有未來啊”。夢清根本沒把他的想法當回事,說著把枕頭重重地丟到床的另一頭。吳志遠訕訕地偎坐在床上。孩子呀,什么時候能長大啊。

  夜色更濃了,某酒店的霓虹燈中午的陽光亮得讓人睜不開眼睛,頭頂的天空沒有一絲云,太陽把它全部的熱量毫不吝嗇地投了下來。天際的一角一團濃黑的云正孕育著什么。也許下半晌會有一場解渴而又涼爽的雨。

  農民們早早地把種子播進了田里,現在正是閑暇的時候,所以他們大都不加思索地從大把時間中拿出那么一點點來城里走走逛逛。臨近高考,鄉下來城里陪讀的家長們乘午后空閑的時間來菜市場的攤位前挑挑揀揀地討價還價著,想方設法地為考前的孩子們增加些營養。夢清和吳志遠在超市里買了些時鮮的水果及一些女兒喜歡的小食品就順著街道往家的方向懶散的走著。雖是周末,街上的行人不是很多,也許是天氣熱的緣故吧。

  趕早車來城里的鄉下人對這突如其來的熱天有點猝不及防,他們把厚重的外套掛在臂彎,騰出一只沒有拿東西的手不時地擦著臉上細密的汗水。城里的女人們卻早就裙以過膝,夸張的領口毫不遮攔地張揚著大片一冬捂得粉白的胸脯。

  不知什么時候,天暗了下來,火熱的太陽悄悄躲進了從天那邊彌漫過來的云層里。先前在天際邊的那團黑云不知什么時候以厚重地壓了過來。要下雨了,抬頭望了望天的行人們大都加快了腳步。突然街道兩旁的樹梢不安的騷動起來,商場門口搞活動的彩虹門也瘋狂地扭擺起來。馬路上頓時揚起了細密的灰塵。夢清還沒來得及睜開被灰塵瞇了的雙眼,就被吳志遠一把拉進了附近商場的大門。濕潤的摻雜著泥土味的氣息撲面而來,風裹挾著密密的雨急急地撲了過來。街上的行人驟然沒了蹤影,只有汽車閃著燈光在滿是水霧的街上緩緩開過。

  兩個看似鄉下來的中年女人互相招呼著躲了進來,臉上的雨水成流地淌在已濕透的衣襟上。其中那胖胖的女人邊拉扯著粘在身上的衣服邊說:“這雨下得不小啊,我們租房的那條街有點洼,一下大雨就滿街筒子的水,也不知道孩子上學咋走的”。“不用掂心吶,孩子傻呀,還不打車走”。另一個高高壯壯的女人擼著臉上的雨水說道。“這雨下得好啊,省了幾百塊錢灌地錢,正好給我兒子省了雙球鞋錢”。說著把緊緊抱在懷里塑料袋里的鞋盒子打開美美地看著。濕透了的衣褲緊緊貼在身上,清晰地勾勒出她們粗壯的腰身。夢清聽著她們的對話,看著她們的背影。突然轉身匆匆向商場深處走去。雨還在下,急一陣緩一陣地敲打著櫥窗。“雨一直下……”。商場內彌漫著某某歌星顫抖的歌聲。

  已是過了下晚自習很長的時間了, 萌萌還沒有回來,以前這是從來沒有過的。奶奶有點坐不住了。“這是咋的了,這么晚了還沒回來,我得去找找”。說著老太太挪蹭著去拿放在鞋架上的鞋。“都多大了,丟不了哇”。吳志遠嘴上這么說可心里也不免有一些急。這么晚了,畢竟一女孩。唉!操心的孩子。夢清手里擺弄著下午給女兒買的新裙子也著急地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屋里的人正為要不要出去找的事情你一句他一句嘮叨的時候,房門悄沒聲地開了,萌萌慘白著臉走了進來。“閨女,咋這么晚才回來”。萌萌沒有理會屋里人疑惑的目光以及媽媽的問話,面無表情地徑直走進來自己的房間。門隨之重重地關上了。夢清的心也被這不算響的關門聲震得一顫。

  “咋的了,大孫子”。奶奶著急地敲著房間的門,房間里靜靜的沒有一點聲音。

  “別管她,一有啥不如意就使性子”。吳志遠生氣地說。

  “不對,不對,以前從來沒這樣過”。老太太絮叨著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是呀,以前是沒這樣過,這孩子從來都是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可今天不知是怎么了,寫滿一臉的失落和慘烈。夢清躺在床上想著女兒慘白的小模樣,心里一絲微微的痛。

  也不知過了多久,夢清臥室的門輕輕地開了,萌萌無助的站在門口,眼睛紅紅地對夢清說:“媽,我想和你睡”。那模樣就像剛斷了奶,蹣跚著推開媽媽房門,怯怯的小女孩。

  夢清的心驟然一緊。“來吧,寶貝”。此時母愛在她身上以升華到極致。

  夜已深沉,繁星伴著茭白的月光偷偷眨著眼睛。夢清摟抱著女兒熟睡的身體,任憑她把頭深深地扎進懷里,也不舍得動一下發麻的手臂。長大了都抱不過來了。夢清看著臂彎里女兒睡夢中抽咽著的稚嫩的臉,輕輕擦去她眼角那顆晶瑩的淚珠。小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一不高興或不如意了就會把頭深深扎進媽媽懷里鼻涕一把淚一把直到沉沉睡去。

  十七八歲,朝氣蓬勃,就像剛出土柔弱的嫩芽。他們極力地吸收著新鮮的一切,自認為已經長大,可以撐起一片天,可他們心里是沒長大的。他們有激情但大都是脆弱的,走路還沒有學會習慣邁那條腿,就急著去跑,總是在跌出去而后捂著滴血的傷口站起來長大的。

  順境中擁有太多美好時光的他們大大咧咧地揮灑著一切,在年輕的沒有任何底色和背景的畫板上盡情地涂抹著。肆意拋灑著他們大把大把青澀的年華,直到有一天這些都變成舊照片一樣的散淡泛黃的過去。

  手機的鬧鐘把夢清從沉睡中叫醒。她伸了伸發麻的手臂,女兒以不在身邊。她惺忪著雙眼走出臥室。餐廳里有些許響動,餐桌上整齊地擺放著幾樣早點。萌萌沒事人似的坐在桌前,雖然眼睛還有些紅腫。在大家疑惑和不安的目光中平靜地吃完早餐,對愣怔著的幾個人說:“吃呀,今天可是我第一次做飯給你們吃,雖然都是買的”。轉而又對迷惑著的夢清說:“干嘛,世界末日了,上學去啦,謝謝媽,新裙子上大學的時候再穿”。說著輕巧的身影消失在門外的樓道里。

  人生的波折總是在你不經意間跳出來讓你抉擇,在一次次抉擇中你會慢慢長大成熟。 不知疲倦地眨著眼睛。附近建筑工地傳來沉重的打樁聲。飛蟲撞擊玻璃的聲音清晰可辨。屋里深遠的天空中徜徉著懶散的云朵,太陽在云朵間穿梭著,灑下來的光影時明時暗,風清涼地吹著。之前幾天的燥熱以后,天忽然間涼爽了許多。已是高考結束前的最后一個下午了,考場大門口的空地上警車和急救車無聲地閃著燈光,警戒線外熙攘著三五成群的陪考族們。

  人群里的吳志遠和夢清沉默地對站著,吳志遠一臉嚴肅,雙手緊緊抱著懷里的方便袋,袋里邊裝著水、牛奶等為女兒準備的補給。夢清看了看泥塑般的吳志遠笑著說:“緊張什么,把手里的東西放一放,你以為你的胸口是冰箱啊,一會把那水都捂熱了”。

  “ 沒緊張,你才緊張了呢”。說著吳志遠把手里的東西拿下來,但仍執著地緊緊攥在手中。

  “沒緊張,沒緊張雕塑似的站一下午,來坐一會吧”。說著夢清把手中的馬扎放在地上并伸手拉了拉吳志遠的手臂。

  吳志遠執拗地晃了晃手臂說:“你沒緊張嗎?沒緊張一下午去了好幾趟廁所”。

  夢清聽了這話撲哧一下笑出了聲。說起這毛病那還是很久以前上中學那會,那時候家離學校比較遠,放學回家又很不方便,只能住校。那時候的農村中學還很簡陋,宿舍更是簡陋得更簡陋,室內衛生間那是想都沒有想過,就是室外廁所也是遠遠的且都沒有燈光。每到晚上特別是沒有月光的晚上去廁所那就是一個惡夢。女生又不同于男生,不能隨便就地解決。每次都是小跑著去大跑著回。而且都是緊張著解決完每次生理問題的。所以以后每每緊張的時候上廁所的想法就如期而至,如約而來。

  助陣的人群此時有了些騷動,考場的大門內已有三五成群的考生出來了,他們互相問候著,或一臉的激動或一臉的失落,這是他們自己的戰斗。其他的人只能隔岸觀火搖旗吶喊。

  警察在遠離門口幾十米的地方拉起了警戒帶,以防火急的家長們發生混亂。夢清淡定地站在人群后面遠遠的馬路牙子上,踮著腳尖遠遠的眺望著。而吳志遠卻左突右沖擠到人群的前面,胸口緊緊貼在警戒帶上,高高擎著手里的東西在熙攘的考生群中搜索著女兒的身影。那情景真不亞于長跑終點著急地等待冠軍歸來的粉絲?墒堑鹊匠砻艿娜肆髯兊孟∈枇艘矝]見寶貝女兒的身影。吳志遠著急的嘴里叨叨著:“這孩子,哪去了”。忽然后背被重重地拍了一下。“爸,看啥那”。一回頭女兒已俏俏地站在了面前。

  “這孩子,咋就沒看見你”。

  “美女太多了,看花眼了吧”。萌萌歪著頭調皮地看著爸爸。

  “咋說話呢,累了吧快吃點東西”。說著吳志遠把手里的東西一股腦地往女兒懷里塞。

  “干嘛,我又沒去參加馬拉松”。萌萌皺著眉頭看著老爸一臉的關心。

  “是的,你們就是在參加馬拉松長跑”。夢清已不知什么時候站在了他們面前,雙手抱在胸前凝重地看著女兒。

  “我們這一生都在參加著一個又一個馬拉松,跑完了這一段,累了倦了停下來歇一歇,喘一喘,還得去跑下一個。不管你出身高貴還是低微,只不過腳上的跑鞋,身上的裝備有所不同,僅此而已。不管結果是精彩還是平淡,但過程是一樣的,也許你半路作弊搭一段順風車,但終歸不能帶你到終點,最后沖刺還得你自己來”。

  萌萌看著媽媽一臉的凝重心里不免一動,但嘴上還是調皮地說:“行啊老媽,什么時候改教哲學了,對了,怎么不問我考得怎么樣”。

  “結果固然很重要,但過程更重要,只要這一程你認真的走了我想結果那是可想而知的了。對了,考得怎么樣啊”?夢清還是緊張地探過頭一臉的迫切。

  “還是,這一點你們看來還是重要的”。萌萌把眼神移向深遠的天空揚起雙臂指著幾只過路的候鳥深沉地說:“我要張開我還算豐滿的羽翼,隨它們去遠方”。

  天空中一串被余暉映紅了的云朵一直延伸到遠方,很遠很遠。靜悄悄的。

    美文精選網
    飼養護理沈陽伸縮門融資租賃牌照轉讓
    丰满少妇高潮叫不停,国产GV亚洲精品线观看,男人狂躁进女人下面视频网站
    <optgroup id="684qy"></optgroup><code id="684qy"><xmp id="684qy">
    <center id="684qy"><xmp id="684qy">
    <noscript id="684qy"><xmp id="684qy">
    <code id="684qy"><xmp id="684q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