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4qy"></optgroup><code id="684qy"><xmp id="684qy">
<center id="684qy"><xmp id="684qy">
<noscript id="684qy"><xmp id="684qy">
<code id="684qy"><xmp id="684qy">
美文精選網(www.aerosolespreval.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短篇美文 >短篇小說 > 正文

小說+ 阿牛莫出嫁記+拉普巫加

網友推薦的空間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美文精選網 時間:2019-02-20 17:15 閱讀:次    作品點評

阿牛莫出嫁記

文/拉普巫加

 

夜來了,周圍一切都沉睡了,心倒吵了。開心的,不開心的,都涌入心頭,擠得人喘不出氣兒。風仿佛已離別了許久,遲遲不歸。七月的天,不斷加熱,一股熱流強勢進了彝家寨子里。

這天氣,到處都是熱騰騰的,也唯有到了夜間,這天氣才稍稍冷靜些。偶爾會微風吹動簾子。一束白月光傾瀉入枕旁,阿牛莫提提神,揉了揉眼。準備穿上新娘裝,外面已經開始唱《波啊妞妞》,怕是阿嫫很快就來敲門。

閨房緊閉,阿牛莫偷偷湊近門縫看族人們,大家都在載歌載舞。外面的熱鬧仿佛能將人的心事都虛化。一道門,隔開了阿達阿嬤。這世上,不見得有值得一夜白發的事;卻肯定有一夜懂得了世間人情冷暖的人。

對于15歲的彝家姑娘,砍柴,打水,做飯等早已熟練。她不知道的是,長大了會離開家,而且是越早越好。這一天,來得不算遲,也不見得早。都說養兒防老,可養女是做什么呢?對于彝家而言,養女是防兒娶不到媳婦兒。

2002年,阿牛莫才讀完初一。本想暑假多看幾本書,拓展自己的眼界?砂⑦_阿嬤借哥哥要結婚的理由,將自己許配給了十一歲的孩子。阿牛莫拒絕了這婚事,換來的是阿達的拳打腳踢。

阿嬤還以身說法,講自己十四歲便跟了父親。女孩子不能老留著,會被人說閑話。而且哥哥也老大不小了,須早早完婚。遲了便討不到好兒媳了。阿牛莫是個懂事的孩子,伴著一串一串的淚珠,默許了這婚事。

阿嬤打開門進來了,阿牛莫早就躲進了被窩,假裝自己已熟睡。輕輕的拍了拍被子,阿牛莫茫然起來。原來是夫家的人要來搶新娘了。彝家有個習俗,便是夫家須得搶婚。這又熱鬧又容易傷到人。所以讓新娘起來坐在床上,因為只有夫家的人摸到新娘才算贏。

“孩子,以后你就是大人了。你可不能像以前一樣了,阿嬤以后不能常在你身邊,你要多聽你婆婆的話,不要與你丈夫頂嘴。”阿嬤語重心長的說;

阿牛莫低下頭,嗯了一聲。阿嬤才說完,便讓夫家人搶新娘,他們拼了命往前沖,想要碰觸到新娘的手。娘家早已形成了人盾,在阿牛莫的閨房前,根本沒法沖過。阿牛莫的表姐表妹太多了,他們將門口死死守住。無論從上面,還是從下面,人盾始終無法被沖破。

就這樣僵持了一個小時,年輕小伙姑娘倒是玩開心了。長輩們卻擔心會僵持下去。于是阿嫫便偷偷打開了窗,夫家的人扔一顆玉米到了新娘身上。勉強算是碰觸到了。接下來便是到院子前的核桃樹下穿衣服。

阿牛莫大腦早已空白,她此刻被隨意架起。清醒過來,已被背到了夫家。頭上用蓋頭蓋著,外面一直有人想掀蓋頭,被親戚朋友們圍成圈保護著。這是玩笑的時刻,阿牛莫聽哥哥聊起過。沒想到這次見識到了,卻是自己的婚禮。

她能看見的,只是一雙又一雙的腳。此刻沒有人在意阿牛莫的感受,阻止夫家靠近新娘便已是勝利。這看似是一場玩笑,實際是兩個家族間的相互摸底。誰也不讓誰,這場玩笑會持續到給新娘梳頭的時候。

阿牛莫不知道情況,她只知道此刻她特別想上廁所。她強忍著,多虧是用布頭蓋住了臉,否則便能看見阿牛莫臉上的猙獰了。阿牛莫終于知道了阿嬤為何讓她不吃飯三天。原來是為了防止現在的意外?上О⑴D獩]忍住,晚上偷偷吃了幾個雞蛋,還偷喝了幾瓶飲料。這是弟弟給她偷拿到房間的。沒人會責怪一個八歲的孩子。

阿牛莫此刻最懊悔的,就是沒有聽母親的話。她已經憋了幾個鐘頭了,最可怕的還是遙遙無望的結束,一直不知道什么時候上廁所。就在憋的無奈之時,忽然有人將酒瓶推倒在地上,撒了一地的酒水。如果有人仔細看,此刻阿牛莫的表情緩和了不少,地上的啤酒也冒著熱氣兒?蓻]人會在意新娘,他們只需要將夫家擋在外圍。不使其靠近就行了。

進門開始,便沒有看見新郎的身影。于是娘家人吵著要見新郎官。不一會兒,有人便拖著一個稚氣未脫的孩子來到圈外。孩子揉了揉眼,明顯是剛睡醒。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一時氣氛顯得尷尬。因為看上去,這孩子比阿牛莫的弟弟還要小。

不過大家還是很快的忘掉了,他們的熱鬧不會完結。不可能因為兩人不相配而保持沉默。眾人對阿牛莫關心淡淡的,不過他們醉意濃濃的。有些小伙開始言語輕佻,還有些直接裹著擦爾瓦倒頭就睡。夜還沒亮,他們雙眼還正朦朧。

阿牛莫干坐了幾小時,主人家總算將飯菜端了上來。盡管阿牛莫早已餓的前胸貼后背,但是阿嬤吩咐今日不可大方吃東西。她只得簡單嘗了幾口,坐在飯菜旁,看眾人大口大口的吃。阿牛莫咽了咽喉,環視一周后,將頭埋得更低了。

夫家添了幾次菜,娘家人絲毫沒有吃飽的意思。阿牛莫看得眼睛發慌,正要閉上眼睛冥想時,突然一雙手抱起她就往外面跑。這是第二次搶婚,不過不是夫家搶新娘,而是娘家搶新娘。娘家搶走新娘,讓夫家的姑娘們接新娘回去,然后做畢摩。這樣才能算是夫家的人了。

阿牛莫反應過來,大家又全部僵持在客廳。夫家將新娘圍得水泄不通,仿佛著了魔一樣;蛟S是由于喝了酒吧!大家都忘記了互相謙讓。原本被抱著的阿牛莫被拽在了地上,可能有人動了手,阿牛莫已經受了幾拳。耳環也被扯掉了一只,我們已看不到新娘的風光了。

你爭我搶僵持著,忽然房里環繞了一口尖銳的哭聲。大家都停了下來,都以為彼此傷害到了哪家孩子。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終于找到了哭聲的來源。原來是新郎官石布哭了,他從沒有見過這種場面。這一哭,讓大家客氣了起來。娘家把阿牛莫扶起來,輕松的出來門。

出了房門,大家才注意到阿牛莫的耳朵在滴血。哥哥責怪起阿牛莫不懂得照顧好自己,阿牛莫還在眼里打轉兒的淚花,終是止不住,落了下來。不過阿牛莫低下了頭,并沒有人看見她這一舉動。

接下來,一切都進行得井然有序。夫家讓兩個姑娘來接阿牛莫回去,娘家這次倒也不阻撓了。其實這本是可以分天進行的事情,但是由于兩家隔了幾座山,只好將有些禮節從簡。雖然委屈了阿牛莫,但是也省了不少力。

不過阿牛莫轉回夫家,已是下午了。娘家人都已三三兩兩的離開了,只剩下了阿牛莫留在這里。夫家也只剩一些醉了酒的人,還有一個胖大嬸,那是一個風吹起,肚子上的肉就能抖動的女人,走著八字腳,頭上綁著一條頭巾。她正掃著地,嘴里低喃著什么。

     阿牛莫站在院門外,不敢敲門進去。她心里很緊張,不知道該找什么理由進去,于是趁著這機會,她看了夫家的房子。這主房子是矮矮的土坯房,坐北朝南;左面有閑置物品的土房,也不高?粗执髬饘⒕破孔佣纪抢锩姘。

右面是已經破敗的房子,只有那基座還在。上面仿佛已經成了歷史遺跡,輕輕訴說著過去的故事。阿牛莫的新家離鄰居比較遠,慶幸的是,離河水比較近。她可以拿衣服到河邊去洗。她的家在半山腰,而河流在山底。但是下山的路經過他們家門口,她們家可以算是村口的人家了。

阿牛莫正想著,不知何時胖大嬸打開了門。阿牛莫一時不知道該露出什么表情,低下頭,卻正好看見了自己的丈夫石布。石布也抬頭望了一眼阿牛莫。不過很快這一望變成了瞪眼。弄得阿牛莫更不知道該說什么了。一時之間,三人都站在門口相互看著。

“你就是阿牛莫吧!我是石布的舅媽,我來幫忙收拾房子,我們家離你們這兒不遠,我就留著幫你把房子收拾了一下。你應該知道石布是孤兒了吧!”胖舅媽說完了話,顯得很累。

阿牛莫也知道自己丈夫是孤兒,父親在年初才過世。她對他,了解僅僅這么多。她從來沒認真想過丈夫會是怎樣的。她的婚姻是父母包辦,她能做的只是點頭。石布是孤兒,那么她就成了他的媽媽。她從胖舅媽手里拿過掃把,將院子打掃了一遍。垃圾說多不多,原因是很多都是酒瓶子。不過收拾起來,倒是很麻煩。

  天剛黑,胖舅媽便回去了。整個房子里只剩下阿牛莫和石布,他們就坐在火塘旁,她看著這個比她弟弟差不多的丈夫。她想笑,不過不知道是該笑什么?小丈夫,自己,還是父母,舅媽?她憋著笑,用火鉗將火燒的很旺。以后他就是我的丈夫了,對的,是我的丈夫,是像我父親一樣的人。阿牛莫埋著頭,不敢瞧他;一晚上擺弄火鉗,心里反復確定石布丈夫,沒有看到旁邊的他打瞌睡了。

     說起石布,他以前是跟表哥們住在一起的;現在換成了女的,他也不大習慣。加上白天問候這個,關心那個。他也累壞了,加上他不敢和她提睡覺;他就坐在火塘旁,打起了瞌睡。他們倆在黑黑的屋子里,守著一盆火。誰也沒有去問對方床在哪兒?事實上,找床本應是石布的事情,但是他怕跟她一起睡。還沒結婚的時候,自己的表哥就嘲笑他娶媳婦了。以后要被媳婦兒管著。他現在想著的就是讓媳婦兒自己偷跑回家。只要他不理她,她肯定就回自己家了。這樣他就又可以跟表哥們一起睡覺,一起玩了。

阿牛莫的阿嬤提醒過她,在夫家一定要矜持;不可以像以前一樣,瘋瘋癲癲的。要順從男方,特別是不能讓石布生氣。不然要被寨子里的人嘲笑,到時候爸媽的臉也被丟盡了。你的日子以后也不好過。阿牛謹記阿嬤這些話,一切小心著。

石布不想讓阿牛莫半張床,阿牛莫不好意思提睡覺的事。兩人就坐在火塘旁,計算著各自的小心思。

外面已經蛙聲四起,是不是傳來狗吠;石布已經撐不住,只得妥協,爬上了床。而阿牛莫還在擺弄著火,盡管火只;鹛。夜越來越沉,亮堂的房間變得黑壓壓的。阿牛莫都懷疑自己有沒有睜開眼睛。

不過也好,沒有人能看見阿牛莫在落淚?赡苁窍爰,也可能是被煙熏的,更可能是熬夜熬的?傊_實在哭,她還是在火塘旁坐著。

在拉普寨子。

也有一個女人毫無睡意,她就是阿牛莫的母親。她躺在床上,就看著烏黑的房間,旁邊是丈夫的鼾聲。這個女人,可能也想到往事了吧!她也是像阿牛莫這么大的時候嫁到這個寨子。那時候,丈夫也如此刻的石布一樣。唯一與阿牛莫不一樣的是,她還有公公婆婆。

此刻女兒在做什么呢?也不曉得睡沒睡?她不會踢被子吧!或者耍脾氣,欺負自己的小丈夫吧!這樣罪過可就大了。被夫家休回來,她的阿達會把她腿打斷的;哎呀!都怪我,都怪我,早該跟這孩子講的。女兒呀!你可千萬別惹出什么事情來,石布娶了你,以后他就是你的天,你的地,你可不能把這天地給捅破了。

越想越覺得不妥,越想越多,阿嬤失眠了。最后她還是沒找到什么答案,只能寄希望于阿牛能夠在夫家小心再小心。

外面的蛙聲越來越少,直至消失。阿牛莫才顧不得許多,摸黑找到了床?刹艅偺上,身子就濕了。她用手仔細摸了摸,石布的褲子也濕了。她笑了,瞬間明白了。只得將石布的褲子脫掉,然后又拿衣服蓋住了濕的地方才躺下。

終于可以睡了,拉了拉被子。一股暖流再次襲來,阿牛莫又爬起來,重新收拾了床。這次阿牛莫的眼皮已經眨不開了。她用手摸了摸枕頭,直接趴下了。

 一個晚上,阿牛莫醒了三次。最后無奈只得讓石布用手勾著自己脖子入睡。到了早上,石布也還沒醒的意思,用手和腳勾著阿牛莫。她只能輕輕拉開他的腳和手。不然待會兒有人看見就不好了,人家還以為她賴著不起床。

她起床燒火做飯,而石布在床上睡到了中午。

整個寨子都靜悄悄的,全無昨晚的生機勃勃;阿牛莫一早已經摸清了新家的住所。她的心也開始定了下來。她拿著水桶從山腳提了幾次水,已經足夠她跟石布喝幾天了。她坐在午后的陽光下,石布捂著臉跑開了。不用說,定是為著昨晚尿床的事害羞吶!阿牛莫掩著嘴笑,石布也跑遠了。她起身將被褥拿到太陽下曬,她又繼續坐在院子里曬太陽了。

在拉普寨子。

阿嬤盡管昨晚沒睡好,但是還是起來忙活了。剛嫁完女兒,他們就得拿錢去還賬,這不,一大早就有人已經上門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昨晚就在門口守了一夜。唉!其實仔細算起來,一個人借的也不多?墒强嗝那f稼人,他們可不敢闊氣的不要這錢。他們一聽說阿牛莫出嫁了,便在家里計劃著要賬的時間了。

阿嬤招待他們吃昨晚的婚宴飯,然后拿出賬本,一個又一個的還完。整個上午,就除了村長來找過阿達以外,所有的登門來訪者,皆是來要錢的人。陽光甚好,來時都是苦臉,而離開時臉上都是金燦燦的。

阿達也在一旁,只是沉默不語。他最后實在待不下去,便溜出去了。他可是最討厭這種情況的人了,今天的這些人,仿佛是在打他的無能?墒撬呀浐芘α搜!他除了種莊稼,還在廠里上班?墒沁@錢就像個漏斗,怎么也積攢不起來。

眼不見為凈,耳不聽為靜;阿達溜到別處去了,阿嬤還得應付債主們。盡管現在有錢了,腰板可以硬朗起來?烧l能知道這將來又沒有個伸手借錢的時候,這借錢得哄,還錢更得感謝一番?刹桓蚁駝e人說的,借錢的是大爺。做人可不敢得意時仰頭,失落時低頭。阿嬤與債主周旋,仿佛像是久經沙場的老將。一切的難堪都能化解開。是呀!這個家就是她指點江山的地方,她是應該很熟練。

哥哥布火醒了,阿嬤這才把最后一個債主送走。布火昨晚是送阿牛莫出嫁了的,可惜他剛到不久便被灌醉了。后來比新娘子還難照顧,只得拖回來了。而阿牛莫就被留在了丈夫家。

    美文精選網
    飼養護理沈陽伸縮門融資租賃牌照轉讓
    丰满少妇高潮叫不停,国产GV亚洲精品线观看,男人狂躁进女人下面视频网站
    <optgroup id="684qy"></optgroup><code id="684qy"><xmp id="684qy">
    <center id="684qy"><xmp id="684qy">
    <noscript id="684qy"><xmp id="684qy">
    <code id="684qy"><xmp id="684q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