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4qy"></optgroup><code id="684qy"><xmp id="684qy">
<center id="684qy"><xmp id="684qy">
<noscript id="684qy"><xmp id="684qy">
<code id="684qy"><xmp id="684qy">
美文精選網(www.aerosolespreval.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短篇美文 >短篇小說 > 正文

補鞋匠的故事

網友推薦的空間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美文精選網 時間:2016-06-23 13:28 閱讀:次    作品點評

  (一)

  昨日,我在地方報紙發表了一篇報道——《補鞋匠的晚年幸福》,當我把報紙交給老夏師傅時,他特激動,興奮地留下了眼淚,他說:“沒想到我老夏竟然上了報紙了!”

  夏師傅不識字,就讓我讀給他聽。我輕聲讀到:“老夏師傅是大王鄉大王村人,因為小時候身體不好,在那個年代,缺錢醫治是常用的事情,于是就落下駝背的輕微殘疾,同時有點口吃,因為是個男娃,家里的親戚就讓他當了補鞋匠,都說有個手藝好生活,將來賺了錢也好討個老婆,老夏師傅這一干就是30多年。如今夏師傅已經74歲了,可他仍然一大早就出現在大王鄉的街道上,你若留意一下,準會發現有許多的老人們和他在一起,閑暇時,老人們家長里短,好不休閑。夏師傅總會說:‘補鞋修傘活兒不累,既能服務農村,也能找點零錢補貼家用,再說,青年人不愿干這活兒,市場正好需要我。’”

  我因為補鞋,自然常來他的攤位,一次補鞋2元錢搞定。閑聊時,我問起老夏的生活,他笑著告訴我:“如今的共產黨真是好,你看我每月補鞋修傘能賺個千把元。另外,我的口袋放有四張卡:養老補貼卡,糧種補貼卡,老家拆遷款卡,田地出租補貼卡,我的晚年生活很幸福。”

  夏師傅向我介紹這些的時候,我發現他臉上的皺紋,猶如白描花朵的線條,柔美而有喜感。

  (二)

  隨即圍來許多老人,都爭著要看報紙,和他一塊長大的老吳讓我坐在他的身邊,他要我細細地聽他講述關于老夏師傅的故事。漸漸地,夏師傅的布鞋攤位旁坐滿了人,他們都席地而坐,這一幕像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人們聽說書的場景。一時間,人們都在聽老吳的敘說.......

  老吳介紹說:“我比夏駝子大六歲,我的媽媽是夏駝子的救命恩人,若不是我的媽媽,駝子早就沒了。”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老吳繼續說到:“我和夏駝子都是大王鄉大王村人,夏駝子在出生時,那是抗戰時期,家鄉又是江淮丘陵中的窮山區,‘天時地利人和’都沒他的份,還算他幸運,幸好是個男娃,才免遭丟棄山溝溝喂狼的厄運?墒菚r間不長,他的爸爸和媽媽因為吃了從山上采來的毒蘑菇,在一夜之間全死了,夏駝子也因為吸允了媽媽有毒的奶水患了病,記得當時的癥狀就是高燒不退,我媽媽只好把他抱回家來喂養,那時的情況老人們都知道,死人是常有的事情,我家根本沒錢給他看病,媽媽只好用冷水毛巾給他敷頭退燒,爸爸從山上弄來一些去火的草藥,后來總算保住了夏駝子的一條命。之后,爸爸媽媽于是把他當作自己家的兒子來養,媽媽常常禱告,求上天保佑這個苦命的孩子,沒想到,就是那場災難,夏駝子就落下了駝背這個病根子,同時說話有點口吃。”

  我問:“那后來呢?”

  老吳接著說到:“后來我們都大了,因為大王公社是個窮極了的地方,我們都沒機會讀書,七八歲時就在生產隊里放牛,每天能掙3分工,也就1角的樣子。你們都想不到,我和夏駝子都是到了10歲前后才有個大名子,我叫吳大保,他叫夏大佑,我的弟弟叫吳大安,妹妹叫吳大平,就是保佑平安的意思。”

  有人吃驚地問。“你叫夏大佑?我們都不知道啊。”老夏師傅淡淡地笑。我環視四周,他們都說不知道老夏師傅的真實名字,如今老夏師傅都74歲了,可“夏駝子”的外號卻被人們喊了一輩子了。在場的老人們也習慣這么叫他了,年輕人因為尊老,干脆叫他夏師傅。

  老人們開始逗樂了,有的說:“小黃的照片拍攝的不錯,老夏,你出名了,全縣城幾十萬人都知道你啦!”

  有的說:“小黃寫的實在,我們現在真要感謝共產黨啊,你看,我們現在哪家的生活都舒坦,不但吃得好,穿的暖,住的好,就連我們這些老家伙,手中也玩上了手機。”

  老人們說的確實都是實在話,我抬眼去瞧夏師傅,他正專心在給一位大爺補鞋子,大爺和他在交談:“現在的年輕人就是不懂得生活,這皮鞋也就旁邊裂開個口子,兒子隨手就將它扔了,幸好兒子的鞋子我正好能穿,這樣補一下一樣穿。”

  “兩……兩……兩元錢,還你一雙……好鞋。”老夏樂呵呵地說到,他一臉緋紅,既有口吃的原因,也有激動的成分。

  (三)

  聽到夏師傅的說話,我便想起夏師傅走街串巷的情景。在我的記憶中,夏師傅給我的印象有兩點:一是口吃,二是駝背。他挑著擔子,好像不輕松,一頭是布鞋機,和現在的沒什么兩樣,一頭是一個木箱子,里面分幾個格子,分別放有錐子、鐵皮、尼龍線等。夏師傅每次到我們村莊上都是吃飯時間,因為那時人們在生產隊干活,也就午飯時都在家,他將補鞋機放在我家門前那顆百年的大皂莢樹下,先是搖起撥浪鼓,“咚咚咚……咚咚咚……”接著,人們便陸續來找他補鞋、疤鍋和修傘。鞋子和傘他都上個記號帶回去,鐵鍋都是現場修補。媽媽把飯盛放在洗干凈的臉盆中,讓夏師傅修補。我在一旁觀看,他麻利的剪下兩塊白鐵皮,用釘子連接,中間放點黃泥,然后小心地敲打,鐵鍋補好了,媽媽給他送來熱飯,夏師傅連忙吃完,繼續為莊上人家補鍋。那時,我挺羨慕夏師傅的,因為一個疤子他至少收費一角錢,算起來他一天的收入比我爸爸一天的10分工要多,那時我想到將來也做個補鞋匠。

  “小黃,走,到我家去,我給你說件事情。”是吳叔叔在叫我。我從記憶中醒來,因為沒什么事情,便也跟隨吳叔來到他家,吳叔給我說起了1962年的一件往事。

  因為自然災害,吳大寶的父母親也都相繼去世,吳大寶和弟弟吳大安都已經結婚,吳大萍也已經嫁人了,可夏大佑也28歲了,還孑身一人,俗話說,“長兄如父,長嫂如母。”吳大寶兩口子也都把夏大佑當親弟弟看待,經過商議,決定讓夏大佑干補鞋匠最合適,同時也讓他單住,吳大保先去找了隊長,隊長很不錯,他讓大保去趟合肥集市,就在如今的省城四牌樓一帶,在那能買到補鞋機。第二天一早,大寶穿上草鞋,帶上干糧,他把20元錢綁在小腿上,天沒亮就從家里動了身,餓了就吃塊干糧,渴了就喝口河水,晚上就躺在草地上睡一會……吳嫂在家中默默地念叨,祈求吳大保能平安回來。第三天晚上,吳大;貋砹,他把補鞋匠往家中一放,一口氣吃了4大碗飯,接著洗個涼水澡,爬上床就呼呼地睡著了。吳嫂看了甚是心疼,去省城時吳大保還是個很精神的一個人,可短短三天,吳大保就像換了個人一樣,頭發蓬松,胡子拉碴,那一身的衣服汗臭味飄的老遠。

  夏師傅從此就干起了補鞋、修傘的行當,他白天走街串巷,晚上回來,就把帶回來的鞋子、破傘修補好,第二天再把東西送到各家各戶,他收費的標準也是經過生產隊會議研究通過的,據說最后還經過了大隊革委會主任的點頭。夏師傅補鞋的生意還不錯,一年就賺了將近200元,吳大保兩口子用這200元為他翻蓋了房子,添置了新床、飯桌等家具。

  第二年,他們給夏師傅張羅了一門親事,是山后村的寡婦王家勤,王家勤帶著一個女兒,夏師傅很快就把她們娘倆接來一起生活,也沒舉辦儀式,晚上有隊長參加,夏師傅擺了一桌酒席就算是婚禮了,結婚的第二天,夏師傅依然做著補鞋匠,王家勤就參加生產隊的勞動了。

  (四)

  按理說,這應該是個完美的結局。

  可就在下駝子還沉醉在新婚的快樂中時,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打亂了夏師傅的幸福生活。

  “救火啊,快來人啊!”吳老太在村莊叫嚷。

  干活的人們飛快地向村莊奔去,原來是夏駝子家失火了,經過人們的撲救,大火雖然被撲滅了,可他家的東西幾乎全部被燒光了,王家勤在一邊掉眼淚,口中不停地說:“駝子,都是我不好,我不該嫁給你。”

  晚上吳大保倆口中睜大眼睛,吃驚地問。

  夏駝子只好在一邊大聲嘆著氣。

  吳大保問了半天,王家勤才低聲說到:“一定是那個壞蛋干的,挨千刀的家伙……”

  王家勤說的這個人是山后村的一個單身漢劉棗,這個劉棗長著一副棗形臉,身材矮小,嘴大眼小,相貌丑陋,在山后村是個出名的無賴。他早就垂涎王家勤了,在她丈夫死后沒幾天,他就多次夜間敲門騷擾,后來又一次,王家勤迫于他的淫威,答應了他的要求,可一次之后,這個小子就變本加厲,竟然多次公開前來騷擾,莊上人們雖然恨他,可又不忍心將他送進班房,況且他也沒有殺人放火,總不能無緣無故就逮他,聽到這些,吳大保攥緊了拳頭,恨不得立馬將這個家伙殺了。

  晚飯后,隊長也來了,聽了這些,撓撓頭也覺得不好辦,因為沒有什么證據能證明這件事情就一定是劉棗干的,隊長決定第二天和吳大寶到山后村走一趟。

  山后村的大隊主任沒有接待他們,因為劉棗也是他的遠房親戚,王家勤原來的那個生產隊也都是劉棗的本家,雖然人們都猜出這事情一定是劉棗干的,可他真正出事了,莊上人反而替他說話。吳大寶氣的直嗯嗯,真想找到劉棗,好好地教訓他一番,從山后村回來,隊長一路上沒有說話,也是唉聲嘆氣的,“這都是命,我看啦,這是夏駝子沒福氣承受,這件事情我看還是算了吧。”

  王家勤是哭著離開的,夏駝子把她娘倆送的老遠老遠,那夜,夏駝子在樹下嗚嗚地哭了半夜,夏師傅和王家勤的婚姻就這樣不了了之,后來也沒有人說起關于王家勤的事情。

  (五)

  聽了這段心酸的往事,我眼含著淚花。

  這也許就是歷史吧,文革期間,在這個天高皇帝遠的地方,大王鄉的人們哪知道山外的世界,在偏僻的大王村,大隊主任就是皇帝,他的話賽如圣旨。就這樣,一門原本好好的姻緣,就這樣無辜地被拆散了。

  我問吳叔:“那后來夏師傅過的不是挺好的嗎?”

  “是的,好人自會有好報。”吳叔叔笑了。

  “后來吧,夏師傅依舊為人們補鞋修傘,小日子也慢慢地變好,夏師傅也積攢了不少的錢,因為他勤快,村莊上的人們也都同情他的遭遇,幾年下來,我幫助他蓋起了三間磚瓦房。在他32歲那年,夏駝子時來運轉,我托人給他從岳西買回來一個大姑娘做媳婦,夏駝子比她整整大8歲,沒幾年他們就生了一男一女,自那以后,他家的小日子幸福著呢!不過夏師傅有個缺點,是個典型的氣管炎,賺的錢必須全部上交。”

  “買的媳婦?”我驚愕地問道。

  “買的怎么了?不照樣過一輩子。”吳叔不以為然。

  我想了想,覺得也是,在我們這個窮地方,花錢買媳婦也不是夏師傅一個人,關鍵是夏師傅為人厚道,又有補鞋匠的手藝,他的收入也不錯,我想這些應該是他后來婚姻走向幸福的真正原因。

  回來時,沒見到夏師傅,想起他補鞋的一生,我不禁感慨:他們這代人經歷的太多太多,老夏師傅的一生也見證了山村人們的生活軌跡,真正算是一部由心酸苦難通往幸福天堂的歷史!

        文/黃璜

    美文精選網
    飼養護理沈陽伸縮門融資租賃牌照轉讓
    丰满少妇高潮叫不停,国产GV亚洲精品线观看,男人狂躁进女人下面视频网站
    <optgroup id="684qy"></optgroup><code id="684qy"><xmp id="684qy">
    <center id="684qy"><xmp id="684qy">
    <noscript id="684qy"><xmp id="684qy">
    <code id="684qy"><xmp id="684q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