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4qy"></optgroup><code id="684qy"><xmp id="684qy">
<center id="684qy"><xmp id="684qy">
<noscript id="684qy"><xmp id="684qy">
<code id="684qy"><xmp id="684qy">
美文精選網(www.aerosolespreval.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短篇美文 >短篇小說 > 正文

清風沐雨

網友推薦的空間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美文精選網 時間:2017-03-12 22:11 閱讀:次    作品點評

  作者:一念放下,萬般自在

  倘若,那一夜清風未曾在月光下,沐雨未曾遇及,既沒有眼與眼的交集,更沒有笑與笑的邂逅,那這一段故事,還會開始嗎?

  ——題記

  長亭外,古道邊。雨點淙淙,宛若琵琶錚錚,疾馳而來的馬車卻打破了此刻的寧靜,泥水飛濺,卻似落英紛飛。馬車錦蓬華蓋,滿繡紋理,非尋常人家,只是馬匹驚亂,險象環生。

  “挺住!沐雨,你一定要挺住。我們,我們已經出來了。”清風心如亂顫的枝椏,撥個不停。懷間,玉軀起伏,眉鎖痛楚。沐雨意識模糊,幾近暈厥,任憑清風呼喚,卻無半點回應。

  何以至此,沐雨可否活命?

  在清風的呼喚聲中,沐雨清醒少許,抬了抬蒼白的手,極為勉強,腹部的凸起,安定的是兩個人的心。

  “清風,我若死去,恐怕孩子也活不……”沐雨滿凄恨,憂心忡忡。

  馬車疾馳,車軸聲、泥石聲、風聲、雨聲,聲響駁雜,清風難能聽清沐雨所言,而那水亮的雙眸卻是讓清風讀懂了,但身后還有大批的官兵。

  “你會好的!不,不!沐雨,沐雨……”清風忘卻了此時的無力感,卻被這種無力感絞碎了心。沐雨眼前泛黑,上眼瞼極為沉重,撐了幾次,怕是撐不起了……

  籬落疏疏半徑深,樹頭花離未成陰。

  ……

  二十年轉眼過去,劃過了多少風雨,清風已登皇位,眼里沉了許多顏色,發間添了些許素白。正值二十年,往事卻近得如同昨天,那一次你遇見了我,我牽住了你,清風笑了,暖暖的,笑完便是苦,繞著腸子扯了幾回。那個長亭,那線古道,物是人亦非,風雨又淋了多少回?

  “父皇,在想什么呢?噢,我知道了,沐雨姑姑是吧?”小沐雨見父親長望古道,不發一言一語,早已知曉內情的她明知故問。

  “古道與長亭皆在,清風與沐雨不存。”清風神色肅穆,嘆惋道。

  “不對不對,父皇可是在這里,人家也在這里。”小沐雨駁道。

  清風不語,拍了拍小沐雨俏背,笑笑轉身。

  “我知道父皇說的是沐雨姑姑,呶?”小沐雨不滿,撅起雙唇。

  “二十載風雨,清風不再是當年的清風,沐雨是否留在二十年前的雨里?”二十年的風波到底是如何收場,所謂世事難料,即使帝王也難揣測。當年的漫蕩氣早已褪去,此時的清風早習慣飄搖的亂世。

  長亭外,古道邊,但誰知?二十載飄搖亂世,沐雨芳華依存,于這長亭古道,等的是曾經的清風,還是如今鐵血的帝王?

  沐雨未死?當年,長亭古道間,百余官兵緊追不舍,清風與沐雨所乘的馬車終于是人疲馬乏,跌在了古道之下,清風也摔在了地上。清風被官兵,綁了個結實。而沐雨卻隨著馬車跌進了山谷,官兵們接到的命令是“速擒清風”,既然如此,那沐雨,丟了或死了,隨她去。

  清風被擒回皇宮,十日后,被迫與鳳玲公主正式完婚。清風由準駙馬成了真駙馬,鳳玲公主又身添一喜,懷胎十月,鳳玲公主誕下此時的小沐雨。

  鳳玲公主知曉清風憐愛沐雨,況且自己也早有愧疚,其中故事,多有波折。鳳玲是嫡公主,沐雨卻是鳳玲之母的隨嫁所生,雖是姐妹,卻有主仆之別。饒是如此,鳳玲與沐雨情同親姐妹,奈何命中注定,多番波折。

  ……

  “雨妹妹,你這又是何苦呢?”柱兒公公挽淚嘆息。

  昔日,鳳玲公主在父親下令擒拿清風后,隨即喚公公柱兒尾隨官兵隊伍,好與自己聯絡。清風被綁走后,柱兒公公趕緊停馬,尋馬車滑落軌跡而去。

  山谷處雜草叢生,沐雨也命不該絕。馬脫韁而去,倒是饒了沐雨,滑落的車廂被灌木攔了下來,幾乎失去意識的沐雨竟被劇烈的顛簸救了一命,把魂兒給叫了回來。

  沐雨醒來,已在柱兒公公安置的房里。腹內的孩兒安然,沐雨已萬分慶幸。

  安頓下來,柱兒公公思量,不敢再回皇宮,與鳳玲公主斷了音信。

  “雨妹妹,清風公子已被皇上抓去,不久前已和鳳玲公主完婚,此事滿城皆知。這清風駙馬與你,已不合禮數,好在鳳玲公主心慈,且又真心待清風駙馬,該作何打算,雨妹妹應該知曉。”柱兒公公直言不諱,鳳玲公主心愿已成,自己這做奴才的自然替主子高興,可同為奴仆,與這沐雨倒也同病相憐,回不去那森嚴的皇宮,何嘗不是幸事。

  沐雨聽罷,陷入沉默。埋怨清風不得,他乃大將軍之子,與鳳玲公主才是天作之合,雖是家族聯姻,但鳳玲公主真心喜歡清風,卻是再好不過了。沐雨難以忘懷,或許命運該有如此,自己作為清風的曾經,也應該知足了吧。

  “這孩子若是男兒,便叫清風,也可常伴我身。”沐雨輕拭腹部。

  ……

  一晃二十載,小清風長成了英俊郎,沐雨與柱兒公公歲入中年。

  長亭鄉會,難得盛景,小清風也去趁趁熱鬧。

  人群間穿梭,難免磕磕絆絆,小清風踩到一人,兩人起了爭執。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隨清風出宮的小沐雨,逢上這長亭鄉會,小沐雨哪里見過這光景,硬要前往觀看,軟磨硬泡下討得扮成假小子的機會,帶了同樣喬裝后的侍衛去混混場子,不想剛來不久就被人踩了個結實。

  “誰,敢踩我?”小沐雨怒喝道,隨即一腳踢出,用了狠勁兒,踹在小清風腿彎上,后者猝不及防,跌在地上。

  “你這人咋踢人!我是誰?我叫清風,你是誰?”小清風反喝道,雖然自己踩了這人,但也是無心之失,這被人踢倒,多沒面子。

  “踩我,我讓你踩我!我叫沐雨,踢你怎么啦?”小沐雨不依不饒,又踢出幾腳,當然沒有剛才那么用勁兒,小丫頭并非刁蠻的主,此時正在氣頭上,故此失態,兀然道:“咦,你叫清風?大膽!那是我是父……親的名。”小沐雨趕快改口,差點管父親叫父皇。

  “我娘才叫沐雨呢?我就叫清風,怎么啦?”小清風想起身反抗,卻被數個壯漢給架住了,根本起不來。這時,清風才反應過來,臉上臊得不行,還有許多惶恐。

  “我才不是你娘!誰有你這么大的兒?誰準你叫清風的,就不知道避諱?”小沐雨惱道。

  ……

  “難道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聽得一番解釋,小沐雨仔細觀小清風模樣,心中疑惑不解。打定主意,便匆忙地回了宮,稟報父皇。

  “他長得什么樣?”清風急切詢問。

  “與父皇頗為相似。”小沐雨不敢隱瞞。

  “父皇,若真是清風哥哥,可解我國眼前之急。”小沐雨點出要害。昔日宮廷政變,釀成爭儲血案,皇子相殘,大將軍攜子上陣,平定內亂。

  經過這番變故,老皇上已無可造就之子嗣,可國不可一日無君,更是亂世之中,更需有力之領導。老皇上看得出來,鳳玲愛慕清風,如果將鳳玲許給大將軍之子清風,做個順水人情的同時,還能得一良將。清風有護國之姿,又有大將軍庇佑,大善。意料之外,清風竟拒絕了老皇上的賜婚,因為沐雨。

  鳳玲公主生在帝王家,熟知老皇上心事,權衡利弊,狠心之下,做了件荒唐事。在老皇上宴請大臣時,讓父親將清風灌醉,由侍衛送到鳳玲公主的宮中……

  老皇帝佯怒,下定婚期。清風聞訊,攜沐雨出逃,正是馬車事故之來源。

  世事難料,鳳玲公主含淚誕下了如今的沐雨公主。此后,鳳玲公主沒有懷上新的孩子,也無法實現攜子上朝、垂簾聽政。老皇上行將朽木之時,鳳玲公主已除去反對之政敵,遂將清風扶上皇位,老皇上功成身退,引咎退位,樂得討個自在,頤養天年。

  眼看著,清風皇帝已至中年,子嗣皆為公主卻無皇子,無儲君之危機再次出現。清風也滿是憂心,自己本為駙馬,登上皇位已開天下之先河,執政期間雖無大的變故,但多年來如履薄冰,走得極為艱辛。

  清風聽罷,“雨兒果真玲瓏心,得了你娘真傳。”言罷,竟有點苦笑了,多年夫妻,其真相,鳳玲公主早已與清風道明。

  “速查!”清風皇帝下令。

  ……

  備注:小說《我如秋蝶未忘情,對此寒花嘆此生》姊妹篇,感謝文友大力支持。

    美文精選網
    飼養護理沈陽伸縮門融資租賃牌照轉讓
    丰满少妇高潮叫不停,国产GV亚洲精品线观看,男人狂躁进女人下面视频网站
    <optgroup id="684qy"></optgroup><code id="684qy"><xmp id="684qy">
    <center id="684qy"><xmp id="684qy">
    <noscript id="684qy"><xmp id="684qy">
    <code id="684qy"><xmp id="684q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