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megpc"><noframes id="megpc"><progress id="megpc"></progress>

      
      
    1. <xmp id="megpc"><samp id="megpc"></samp>

        <noframes id="megpc">

        <xmp id="megpc">

        美文精選網(www.aerosolespreval.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短篇美文 >短篇小說 > 正文

        小說: 麥草飄香

        網友推薦的空間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美文精選網 時間:2020-05-15 08:19 閱讀:次    作品點評
         
        麥草飄香
         
        作者/王茸
         
         
         
        麥草,出生于上世紀五十年代后期,家住在小青河南的王村。她從小就沒有了父親,母親拉扯著她們兄弟姐妹七個,她排行老五。母親是個普普通通的家庭婦女,所以,逆境中的兄弟姐妹們都十分的自強,麥草在兄弟姐妹中更是出類拔萃。她從小就爭強好勝,她年紀不大的時候,就里里外外一把手,什么都難不倒她,上學回家幫著母親做家務,給豬薅草,河灘里放羊,在家里做針線,下廚房做飯,什么都能來。不知什么原因,她卻只上到初中畢業,就回到了農村。
        二十多歲的時候,她出落得十分漂亮,一米七多高的個子,兩條腿又細又長,端端正正,瓜子臉黑里透紅,雙眼皮大眼睛,高鼻梁,開口一笑一口潔白的牙齒閃閃發光,一只虎牙露出來,十分的可愛。她的腦后扎著兩只彎彎的牛角辮,走起路來一閃一閃的,充滿了青春活力,她經常穿著一件開領的紅色碎花上衣,灰色的花呢褲子,腳踏一雙藍色的網球鞋,精干灑脫,大膽潑辣,敢說敢做。上門說媒的踏破了門檻,然而,她卻愛上了憨厚老實,善良正直的祥子。
        祥子姓柳,原名柳家祥,家住在清河北面田王村,是麥草堂姐的本家小叔子,跟麥草同歲,小伙子一表人才,一米八的個子,不胖不瘦,黑臉膛,濃眉大眼,鼻直口方,厚厚的嘴唇有棱有角,給人一種安全感。一頭自來卷的頭發烏黑發亮,瀟灑自然。那年,堂姐娘家蓋房子,祥子去給幫忙,麥草也在廚房幫忙,小伙子踏實能干,大姑娘聰明伶俐,她們就互相熟悉了,經堂姐介紹,她們對于對方都十分的滿意,就等祥子回家和家里說明后就訂婚。
        祥子一共有弟兄四個,祥子是老小,他們兄弟們都十分的聰明好學,只因當時的社會關系復雜而沒有上成學,而且大哥二哥還因為成分不好,他們的婚事收到了影響,雖然都結婚了,但當年給兒子找媳婦的艱難,在祥子母親的心中留下難以愈合的傷痛,到了祥子這個年紀雖然社會上再也不論成分了,但老太太還是心有余悸,怕小兒子找不到好媳婦,當侄媳婦領著麥草第一次來看家的時候,老太太很滿意,堂姐悄悄地告訴她,麥草啥都好,就是脾氣不太好,挺厲害的,公公笑著說;厲害不怕,只要講理就行。
        訂婚的那一天,老太太領著前房的幾個媳婦,搟了長面,說是吃了長面,媳婦就被拴住了,那天,天氣很冷,滴水成冰,媳婦們在案上搟面,麥面又硬又光,媳婦們拼著力氣咣咣咣,咣咣咣的搟了六案子面,用搟面杖逼著犁的又細又長有勁道,再加上老太太做的肉臊子,客人們吃了贊不絕口,他們哪知道,搟完面媳婦們的手心又紅又腫又癢。好在麥草和祥子終于被長面拴住了……公公和婆婆悄悄地說;祥子老實,娶個厲害媳婦,將來不受人欺負。
        麥草結婚了,這個樸實,大方,潑辣的農家姑娘,嫁給了忠厚老實善良正直的祥子,沒有花前月下的纏綿,也沒有追風逐月的浪漫,更沒有海誓山盟的誓言,他們組成了人世間最樸實無華 ,最腳踏實際的婚姻家庭。能干的麥草,使出渾身的本領,把持著鍋碗瓢盆,掌握著油鹽醬醋,運用著針頭線腦。把一個平平常常的日子,過的一絲不茍,吃的用的穿的,計劃的井井有條。婆婆公公十分滿意,盡管麥草有時還和婆婆發生一些小摩擦,但為了祥子,婆婆還是忍讓著這個心愛的兒媳婦。
        在一個偶然的過程中,麥草收拾祥子的一個舊棉襖,在翻開里子的那一刻,她驚呆了,啊這何止是千針萬線啊,這簡直就是一副用針線連接起來的山水圖,棉襖里子全是用碎布片鏈接起來的,長長短短,短短長長,曲曲彎彎,彎彎曲曲,千針萬仙,密密麻麻,深深淺淺,高高低低,參差錯落,細致彌縫的針腳,如千軍萬馬的螞蟻,布滿了整個衣服,它包含著生活的辛酸,包含著母親生活的不易。“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麥草看著這如詩,如畫,如歌的舊棉襖,心中感動萬分!啊,婆婆,你不是畫家,你卻畫出了人世上最美的圖畫,你不是詩人,你卻寫出來人世上最美的詩篇。……她收起了祥子的舊棉襖,并把他它放到箱子里,如珍寶一樣藏了起來,她要把它留給后代,讓子子孫孫記住這艱難困苦的從前,記住這母愛如山的情節。 從此,麥草對婆婆的態度轉變了許多,每當因生活的瑣事和婆婆發生矛盾的時候,那件舊棉襖就出現在他的眼前,它使麥草變得理智,善良,溫厚,一切的一切的不快都煙消云散,雨過天晴。
        女人如詩,女人如畫,女人如歌, 個性獨特的麥草,能伸能曲,能高能底,能軟能硬,她似一溪潺潺的流水,隨著地理的環境向前奔流,有彎拐彎,有坡下坡,有堅硬的石頭就圍繞著。
        她有著一雙很巧的雙手,她做的剪紙和面花中的蟲鳥,她做的面人,婀娜多姿,千姿百態,栩栩如生,活靈活現。她能說會道,村上的鄉親家里有了紅白喜事都請她去幫忙,她很熱情,也很熱心的去幫忙,鄉親們笑著說;她是我們村的阿慶嫂,能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用刁德一的話說;“這個女人不尋常”。
        歲月漫長,麥草和祥子,在歲月的皺褶中做著人生的作業,用生命在日月中繪畫著自己的故事,他們生兒育女,創家立業,他們像螞蟻又像蜜蜂,勤勤懇懇,兢兢業業,忙忙碌碌。他們的生活雖不富裕,但也不缺吃少穿。
        九十年代初,祥子在國道邊上開了一個,經營農資的門市部,主營農作物種子,農藥,等,生意十分興隆,可是時間不長,周圍村子里的混混們就注意到了他們,隔三岔五的來搗亂,賒農藥,賒農作物種子。窩囊,木訥,憨厚的祥子無奈只好讓他們欠賬,結果,小本經營的門市部資金周轉成了問題。麥草本來在家里經營著承包的責任田,照看著上學的一對兒女。 那天,麥草放下家里的事情,就急匆匆的來到了農資門市部,一進門就看見鄰村的混混黃三,在門市部里面轉悠,這家伙,滿臉絡腮胡子,面貌有點猙獰。另外幾個老農也在看玉米種子,祥子在給他們講解著種子的性能。黃三轉悠了半天,拿起一個噴霧器桶子,對祥子說;“老同學,借你的噴霧器用一下。”說完不等祥子回話就要拿走,一回頭,看見麥草站在門口用直視的目光盯著他,目光里充滿了鄙視和厭惡,黃三尷尬的走也不是站也不是,怔在哪里,麥草一把拿過噴霧器,放回了原處,冷笑著對黃三說;“你以為這兒是你家,你想干啥就干啥,這是商品,把錢交了再拿。”
        這個黃三,和祥子上學時是同班同學,上學時就經常欺負家里是高成分的祥子,祥子開門市部以后,他經常來騷擾,老同學長老同學短的套近乎,尋找機會白拿門市部的商品,祥子拿他沒有辦法,讓他交錢,他說是倒個前后,暫時沒有錢,其實大家心里都明白,他只是欺負祥子老實厚道,沒膽量惹他。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祥子只好讓他打個欠條,每次打欠條他總是尋找理由推辭,但礙于門市部的人多,他不情不愿的打了條子,一回兩回,次數多了,光他就欠了四五千元,祥子問他要,他非但不還,還威脅祥子小心一點,寧次讓他的門市部開不成。  這次碰上了麥草,他知道這女人可不是吃素的,再說強賊怕弱主,黃三一看周圍的人們都用不屑的眼光在看他,裝著才想起來的樣子,“呦,看我,差點就忘了付錢。”說著從口袋里拿出來六十四元錢,交給麥草,麥草把錢放下,換了一副笑臉對大家說;“大家不認識吧,這是祥子的老同學,慷慨義氣 ,說一不二,做事干吧硬正的山東大漢,祖上積德幾個孩子都聽話,考大學絕對能行。……”麥草拿起噴霧器,用抹布擦了擦上面的塵土,遞給黃三,“我說黃三老同學,你看你那幾個欠條啥時抽呀,我明天要進貨呢!”黃三被這么又漂亮又厲害的女人捧得忘乎所以,接口說道;“妹子沒事,我剛把麥子賣了五千塊錢,我這就回去給你拿去,你算算欠了多少?”麥草說;“一共四千八百九十元錢。黃三,我在這等著你,你來了祥子請你吃羊肉泡!”……
        麥草在門市部呆了半個多月,把外邊的欠賬一共二萬三千元的外賬,要了回來。麥草對祥子說;對于那些地痞無賴,不管是用軟辦法,還是硬辦法戰勝了他就是好辦法!
        人生短暫,秋風陣陣,落葉遍地,雁飛南天,不知不覺,到了二零零三年的深秋,麥草和祥子快六十歲了,也到了人生的深秋,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了,那天,麥草在鏡子前望著自己的面容,滿頭花白的頭發,皺紋布滿了消瘦的面容,皮膚又枯又黃,像是一枝開敗了的菊花。又望望身邊的祥子,這個當年帥氣的男人,有些發胖,白了頭發白了胡須,滿臉的風霜,黝黑發青的臉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伤在日復一日的忙碌著,這些年,他什么苦都吃過,種地,挖土,拉車,扛麻袋,扛水泥,善良的祥子,憨厚的祥子,他們結婚以后,祥子把她像捧在手心一樣的愛護著,什么好的東西都讓她先使用,什么好吃的都讓她先嘗,他們兩人相親相愛,他曾經幫助過許多鄉親,干活,修房子,他曾在大雨滂沱的夜晚,冒著風吹雨淋,把一個即將臨盆的產婦送到醫院,而自己卻回家大病一場。然而,多少年了,他甚至都沒有機會去看看遠方的風景,麥草心中有些傷痛,有些惆悵,F在兒女們都長大成了家,她決定要和祥子去周游世界,去看看遠方的風景。
        天有不測之風云,人有旦夕之禍福,那天下午,麥草像往常一樣做好了祥子愛吃的飯菜,站在村口望著遠方,等待著丈夫的歸來,多少年了,麥草做好每一頓飯,都是認認真真的,從沒有讓祥子馬馬虎虎的吃過一頓飯。婆婆在世的時候常說,她的四個兒子,祥子的錢最少,可就是祥子吃的最好,穿的最好。想到這里, 麥草的心里很是感到安慰,人生在世不就是穿衣吃飯嗎?
        太陽落山了,祥子沒有回來,月亮上了柳樹梢,祥子還沒有回來,忽然,麥草的手機急促的響了起來,“麥草,祥子生病了,正在干活就暈了過去,已經送到醫院去了!”……
         
         
         
        祥子是腦出血,從縣醫院轉到市醫院做了手術,救下了一條命,但全身癱瘓,不能言語,麥草心中的悲痛和懊惱,不言而喻,但她還是及盡全力,搶救著祥子的生命,她不停地按摩著祥子的身體,活動著他的四肢,“祥子,你站起來,你給我站起來,我們不是相約去旅游嗎?我們不是還有許許多多的事情沒有做嗎?你起來你起來!”她瘋了似的哭喊著。然而,祥子一動不動,只是眼里有大把大把的淚珠滾出。……
        時間一晃,祥子躺在床上五六年了,醫生說,腦子里的殘血太多了,吸收不完,祥子康復無望。麥草用她那柔弱的身體,和堅強的意志支撐著這個家庭,她盡量不給兒女們添麻煩,她給祥子擦身體,喂飯,把祥子服侍的干干凈凈的,房子里沒有一點氣味,親戚和鄉親們,常來看望病床上的祥子,大家都看到,麥草為了方便照顧祥子,睡著一個小小的木床上,和祥子擠在一個小小的門房里,隨時的照看祥子,吃喝拉撒,有時祥子要大解,麥草翻不動,就在外面叫上兩個人來幫忙,由于長時間的躺在床上,祥子便秘了,麥草還得想辦法給他掏出來。大家悄悄地說;麥草不容易呀!久病床前無孝子哩,塵世上多少有了病的父母都沒有祥子有福。祥子這輩子最大的福氣就娶了個好媳婦。不會說話的祥子,每每看見麥草,眼里露出感激的神情,他總是用眼神去安慰麥草。他有時用一只能動的胳膊,捶打著自己的身體,嗚嗚咽咽地哭著,麥草知道祥子在抱怨著自己不爭氣。她對著他說;“祥子!祥子,好好的活著,有你在這躺著,這就是個完整的家。”
        鑒于她家的情況,村上把她家當作扶貧的對象來照顧,爭氣好強的麥草,堅決不干,她說去扶別的需要幫助的人家吧,我家不需要,她鼓勵兒女門,現在的政策那么好,農民種地不交糧,政府還給補助,她鼓勵兒子承包了幾百畝土地,她說;“孩子,天道酬勤,只要你付出了心血就會有收獲。你想投機取巧,不勞而獲,一輩子都甭想發財。”
        二零二零年,陽春三月,風和日麗,百花盛開,關中平原,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由于從正月開始,新冠病毒肆虐全球,我們的祖國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基本上控制住了疫情的泛濫。在家里貓了很久的人們,如同出洞的老鼠一樣,探頭探腦的從家里小心翼翼的來到了廣闊的田野。他們彼此遠遠地打著招呼,警惕地躲避著近距離的接觸。然后就干自己的事去了。
        這天麥草吃過早飯,安頓好祥子,就穿上她那件紅色的外套,走出了家門。二零一九年他的兒子,承包了五六百畝土地,兒子借了三十多萬元投資款,種上了小麥,澆了壓茬水,冬灌水,現在正在春灌。
        村外的原野上,反青的麥田綠油油地在太陽底下,閃閃的發光,她信步走向麥田,看著長勢良好的麥苗,郁郁蔥蔥,生氣勃勃,晶瑩的露水掛在麥苗的葉子上,像是一個個小太陽,五彩斑斕,光輝四射。她由衷地笑了,她仿佛看見;金黃色的麥粒,如同金豆子一樣堆成了一個個金字塔。祥子坐在金字塔的上面,向著她招手。她和祥子并駕齊驅如蝴蝶飛舞,如山川河流永遠相依……
        她站在綠色的海洋里,張開雙臂,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春風吹佛著她紅色的衣服,隨風飄揚,如同萬綠叢中的一面紅旗,鮮艷奪目。如詩,如畫 ,如歌……
          美文精選網
          野外被陌生男人强奷到高潮
        • <center id="megpc"><noframes id="megpc"><progress id="megpc"></progress>

            
            
          1. <xmp id="megpc"><samp id="megpc"></samp>

              <noframes id="megpc">

              <xmp id="meg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