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xmp id="xiyqy">

      <font id="xiyqy"><samp id="xiyqy"><samp id="xiyqy"></samp></samp></font><progress id="xiyqy"><progress id="xiyqy"><xmp id="xiyqy"></xmp></progress></progress>
      <center id="xiyqy"><center id="xiyqy"><xmp id="xiyqy"></xmp></center></center>

      <font id="xiyqy"><samp id="xiyqy"></samp></font>
        美文精選網(www.aerosolespreval.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短篇美文 >短篇小說 > 正文

        我在最晴天等你

        網友推薦的空間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美文精選網 時間:2016-12-06 14:14 閱讀:次    作品點評

          作者:安心對陽

          1

          中考的時候我缺席了,我破例摘掉耳朵上面絨花樣的耳針,用刀片慢慢的刮掉指甲上面濃濃的蔻丹,然后穿上簡約的運動服去看李斯翰。他比我們認識的時候更瘦一些,隔著一層素白的玻璃我們靜默的相望。

          我用手輕輕的在玻璃上面勾勒他的樣子,三番五次以后身后有護工人員提醒我,說最近他好了許多。他輕輕的咳嗽,隨著他的咳嗽打斷了我精心構建的虔誠,李斯翰的手微微一滯,指了指我,我欣喜的沒有辦法,都說他的腦子重創以后已經記不清楚什么了,但是偏偏還認識我。

          我不顧那個護工略帶揶揄的目光,大聲的哭喊,對不起對不起……

          探病的時間有限,李斯翰波瀾不驚的一句話輕輕的連接起了過去的觸媒,他說,我要記著你,請你忘記我。

          也許所有的故事都在那個午后變了顏色,讓我好好的想想那天的天氣,其實也不用好好的想。因為,在見李斯翰的前一天傍晚我破例的聽起了天氣預報,晴轉多云。我拍拍學姐姚簌簌的肩膀大聲的呼喊晴轉多云晴轉多云誒!她鄙夷的看了一眼我,無比嫌惡的說,哦,我還以為你中了六合彩。如果時間再早一點,我一定認為認識你真的比中了六合彩還要值得欣幸。

          學姐姚簌簌一定要看一看我的神秘男友,我不假思索的晃了晃自己的手機,相簿中你靜靜的握著香檳慵懶的坐在白色沙發上,削發輕柔的覆蓋上額頭,憊懶的神情泄露了你長期在酒吧夜店流連的痕跡。白色的襯衣在曖昧的酒吧昏黃燈線之下暈染出一種古典的韻致,衣袖輕輕的挽起,露出一截健康的米色肌膚。

          我用指甲輕輕的叩擊屏幕上的你,我說像不像金城武,像不像到底像不像嗎?學姐別過臉不說話,其實在她忽然急轉直下的態度中我應該意識到你們有劇情,但是我真的不是見好就收的人。我不依不饒的拽住學姐的胳膊向她介紹你,李斯翰,李斯翰!就連名字都這么瓊瑤這么美好!學姐眨了眨眼睛,我分明看到了她眼睛里面承載的濃濃的化不開的憂傷,她輕輕的嘆息,然后輕輕地說,黎愛,他可能不適合你。

          切,羨慕嫉妒恨。我向她翻出一個死魚眼,她不加理睬走出了寢室。而一整個晚上,她都沒有回來。

          午夜的時候氣溫低的可以,我拿上學姐的衣服準備去找她。在校門口不遠處我看見她和一個陌生的男子劇烈的爭吵,然后她撫著合歡花樹劇烈的嘔吐,那個男的用手輕輕的拍她的背。就在我走近他們的時候,忽然在他們不明就里的齟齬之中聽到了“李斯翰有什么好”“為什么不能忘記他”的片言只字,我大口大口的呼吸,冷空氣在喉嚨穿堂而過,眼淚毫無預兆的落了下來。李斯翰,你原來真的不適合我。既然你和學姐欲說還休為什么還要我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

          很久以后我想起來我們的初識,你告訴我你喜歡一句《楚留香傳奇》里面中原一點紅的臺詞。他的出現等于死亡,他的臺詞永遠只有幾句,冷漠,并且帶著昭然若揭的疏離。他說:此劍不輕出,出必見血,見血必死。我知道你就是這樣的冷兵器,只要出鞘必須傷人。如果在愛情之中能夠輕易的抽離,那么又怎么可能繁殖這么這么多的憂傷。但是,我說了“如果”,就一定是假設。

          第二天見到你的時候你企圖抱抱我,我倔強的不再靠近你。李斯翰,你知道嗎?只有不靠近你我才在安全的范圍之內。如果讓你抱抱……我、我真的會舍不得再松開,當然也舍不得離開你。

          那是乏善可陳的一天,當然也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沒錯,那天是你的生日。

          晚上,你約好的一票朋友已經迫不及待的打你的電話,在跨進酒吧以前你羞赧的語聲讓我猜測到了事情的內幕。他們要看你云深不知處的女友廬山真面,他們要看看怎樣一個女孩子讓你在愛情之中畫地為牢。

          走進酒吧的時候他們看見我們出雙入對無不大驚,有很多人起哄,很多人大喊你的名字,讓你介紹我。中間,你有很多次牽我的手都被我拒絕,然后他們頻頻向你灌酒,你目空一切舉杯而盡。你伸出手指在我的掌心輕輕的摩挲,然后站了起來,含混不清的聲音打斷了瞬間的喧囂。

          你說,她是蘇黎愛,我的女朋友。

          我笑笑,環顧所有在場的男女,然后告訴他們。不好意思,我不是。你吃驚的望著我,仿佛不相信我真的會這樣說出來。但是,我已經知道你同時營役的是兩場愛情,脈絡雖然大同小異,結果又怎可殊途同歸?

          無疑,我的那句話在你的朋友中掀起了軒然大波,你再次牽我的手。我站起身,李斯翰,你鬧夠了沒有!你不解的看著我,輕輕地說,黎愛今天不高興嗎?我揶揄道,和你在一起從來沒有高興過一天。你看著我,很久以后你對我說,既然這樣,我以后不會讓你不高興了。

          原來真的在愛情之中誰付出得多也將收到同樣的悲戚,此刻當下,無疑,我愛你更多一些。

          多多少呢?以前聽過一個故事,小兔子對大兔子說我愛你從這里到月亮這么遠。大兔子說,我愛你從這里到月亮,再從月亮繞回來。李斯翰,我愛你從這里到月亮再從月亮繞回來這樣算不算多一點呢?

          的確是多一些,如果把我的愛熔鑄成一個個砝碼,同樣你的愛也熔鑄,很明顯我已經積重難返。

          2

          沖出酒吧以后與學姐姚簌簌不期而遇,我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顯然不知道他們已經東窗事發。她向那個開車的男子打手勢讓他把車開走,然后簌簌走過來攬住我的肩膀。任憑她抱著,我沒有反抗。

          我一直以為每個人心里都埋有一顆雷,你如果不動它,哪怕在它的上面蜻蜓點水的經過它也不會爆炸。反之,如果你一定探雷的話,結果真的只有兩個,雷炸死了你或者你被炸死了。

          而簌簌望了一眼酒吧,意味不明的問我,你在這里干什么?找你很久了,為什么手機關機?她一連串的話語如同連珠快弩,我不知道她為什么要這樣嬌柔造作的粉飾太平,如果你不去制造不必要的糾葛,當然也不會兩敗俱傷。

          為什么簌簌一定要讓我們連好朋友都沒得做,我沒有拆穿她的雕蟲小技,既然簌簌出現在這里一定是來參加你的生日聚會。此外,我實在不知道她來這里的第二種可能。

          回去以后,我們依然這樣若無其事的在一起。一起吃飯一起聽歌,簌簌也默契的不再問我為什么李斯翰不再聯系我,我也不八卦她的名車男友。

          生活重新回到既定的格局,乏善可陳。

          夏天過去后,學校有一個藝術展,要求校藝術社的全體成員去海南參加一次舉足輕重的藝術展覽。參加的成員經過層層篩選,在鮮花和掌聲的簇擁之下學姐簌簌眾望所歸的成為了冠軍,而且簌簌的美術每一年都穩定的榮膺市里的獎項,這樣說的話,參加藝術展自然非她莫屬。離開的前一天我們去學校外面的體育館喝酒。

          喝了很多很多以后,簌簌告訴我,她的爸爸希望她去海南以后就不要回來了,那邊已經有一家國內很大的公司準備聘用她做藝術指導類的講師。聽到這個消息我由衷的綻放一個笑容,仿佛一個季度的花朵都在這個暖暖的黎明競相綻放。簌簌又喝下去一杯酒,她的聲音已經顫抖,幾次三番的干嘔過后終于平靜下來。從褲兜中掏出來一盒茶花點了起來,借著體育館柔和的光線,我辨認這盒煙的名字。

          而就在這時候,我又潰不成軍的想起了你。這是一盒不容易買到的煙,因為我走遍了大大小小的煙酒店超市各種商業運轉的場所依舊搜尋未果,它有一個蘊藉的名字——茶花。

          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會在數量如此龐大的煙草之中選中了它,為什么不是別的名字?我拿過簌簌放在大理石臺階上的煙盒抽出來一根點起來,并且仔細的端詳這個你們都青睞的煙的名字。

          “與君初相識,猶如故人歸”。

          這是我看見的一句詩,它豎排印在白色煙盒的右面。

          簌簌吐出一個眼圈,一言不發的望著一棵合歡花樹發呆。我問她,是因為他你才喜歡吸這種煙嗎?問的時候我已經被嗆得連連咳嗽,簌簌輕輕的拍我的背。然后自顧自的背起了一首詩——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如果我可以安靜一點陪她度過整個凌晨也許故事又是另外一種樣子,但是我還是怯怯的開口。是因為李斯翰你才喜歡這種煙?我記得他也吸這種煙。她的手在我的背上輕輕的一滯,然后點點頭。

          我知道我不該拿自己開刀,明明已經很痛了為什么不停下來。但是我真的嫉妒她,嫉妒她和李斯翰在一起度過的那些美好。你很愛他?我的眼淚雀躍的如同彈珠,但是我還是想聽她的回答。

          簌簌點點頭,然后又搖搖頭,一根煙很快就吸完。

          我看見簌簌的身影在午夜藍色的光線之中是那么的荏弱,她伸出手拿煙盒。我緊緊的把它攥在手中,你回答我啊回答我!

          以前愛過,現在不愛了。

          簌簌回答完以后,如釋重負的搖搖頭,劈手搶過煙盒。我說,你們為什么要分手?簌簌嘆了一口氣,說為了世界和平。

          我說,好。簌簌忽然說,我愛季沐舟。我說,就是那個寶馬香車的二十四孝男友?簌簌眼圈紅紅的,她堅定的說,我愛季沐舟。

          她扔掉一根沒有吸完的煙,說,你也知道沐舟的腳。我雖然不知道季沐舟的腳有什么問題,但是半面之交我已經記住了這個高大帥氣的男孩多多少少有一點殘疾,導致他的步伐失調。

          但是,在一個健全的愛情和殘疾的肢體之間簌簌選擇了后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當然不是落井下石的人。我不會問她關于他們的過去,但是簌簌告訴我,黎愛,你知道嗎?他的腳是在救我的時候被一輛車壓壞的,雖然后來手術過多次,但是還是不能完好如初。這樣的男人你會吝嗇自己的情感嗎?她問我,我說不會,她笑笑就離開了。

          我追上她,問我最后一個愚蠢的問題,我問她,你什么時候和李斯翰分手的?簌簌說已經一年了。我忽然覺得所有的力氣都消耗殆盡,瞬間跌倒在了地上。

          就好像置身在一片玻璃壘成的空間之中,周圍的玻璃瞬間被敲破,嘩啦啦落了一地,只有中間不受到任何破壞。但是,那種空寂那種疼痛就好像一把看不見的刀子,慢慢的凌遲自己的軀體。

          我撥打你的電話,在長夜盡頭。

          接收到你的聲音我仿佛感覺周圍的空氣瞬間凝結,眼淚那么不聽話的落了出來。你焦急的問我,黎愛,是你嗎是你嗎?你終于打了我的電話,一定是你對嗎?你說話說話啊!然后我掛掉了電話,既然在一起的時候帶給你那么那么多疼痛,為什么還要在一起?

          你既然已經鳴金收兵,我想我也不能披堅執銳。原來,我們的愛情注定不可以敉亂思治。

          關機以后我把手機卡折斷扔在了道路上,我努力的忘掉你的名字,我真的已經很努力了。

          有些人啊,他陪你走過最壞的一段旅程,所以你總是希望把他送到更好的人身邊去。

          3

          我不知道簌簌在海南遇見了你,就如同你們不知道我在人潮喧囂的城市遇見季沐舟一樣。

          有時候不得不承認城市很大,遇見一個命運之中必須遇到的人也不是沒得可能。

          但是,為什么讓我最后一刻才知道事情原來并不是我臆測中的。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蕭伯納曾經說過,在地球上,約有兩萬個人適合做你的情侶,就看你先遇到哪一個。我遇見了你,并且默許了我們必須發生的故事,但是命運往往不在我們的預料之中正常推演,我先遇到了你,但是我們就那樣無疾而終。

          季沐舟穿著白色的西服,干凈的不染一絲塵埃,他的皮膚有一點淡淡的病態?匆娢业臅r候,他拘謹的笑笑,我喊他的名字,季沐舟。他停下來采購,將手中簌簌的畫集輕輕的抱在懷中走了過來。

          我認識你,蘇黎愛。

          他仿佛已經和我很熟,在書店一個休閑區我們坐了下來。他的腿有一點跛,但是完全不影響他神祇一般的氣質。

          我先開口:學姐的畫冊賣得很火。我知道,他說。他眼中露出一種由衷的欣喜,他告訴我簌簌很快就要回來了。

          看得出來你很愛她,我的語氣雖然平靜,但是已經把最好的褒獎反饋給了他。我想知道她和李斯翰的故事,我不知道他會不會回答我,但是我還是戰戰兢兢的開口。

          這沒有什么,你有權知道的。他善解人意的告訴了我很久以前的一次聚會上發生的那件事。

          那天,簌簌,你還有季沐舟還有很多很多朋友在酒吧玩,中途的時候出現了一場鬧劇。就在你們拼酒的時候,你的電話響了起來,你接過電話以后對簌簌說自己要出去一下。但是,就在你出去以后你忘記了拿上自己的手機,我要說你笨還是聰明呢?

          但是事實就這樣肆無忌憚的上演,簌簌追你出去的時候那個女孩子的信息就這樣大馬金刀的到了你的手機。那個女孩子說,我愛你,希望你真的可以做到。起初簌簌以為是一個陌生人發錯信息而已,因為這個信息根本沒有署名。但是八卦本來就是人類的一種本能,她在你的信息中看到了那個女孩子居高不下的累計信息。她已經知道了,你的背叛。就在這時候,她鬼使神差的走到了馬路中間。

          一輛電車開過來的時候她還在看你和那個女孩子的信息,直到自己被季沐舟推開的時候她才醒悟周身的危險,但是已經遲了。

          我問季沐舟,那個女孩子叫什么名字?他說,后來我打聽過那個女孩子當時已經是三期癌癥病人,她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在生命的最后時刻讓自己愛的人多陪陪自己。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不依不饒的追問她的名字,季沐舟說,她的名字叫做蘇馨予。

          在聽到這個名字的瞬間,我感覺我的世界真的塌了,我用手緊緊地攥著沙發的一角再次確定——蘇馨予?季沐舟點點頭然后說,我并不認為這是一種背叛,因為誰是李斯翰他都會這樣做的不是嗎?

          沒錯,蘇馨予就是我的妹妹。

          原來你在那個時候真的沒有背叛學姐,原來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舉一反三,不斷的臆想。我拿出手機將那個爛熟于心的電話撥了出去,手機響起來的時候是簌簌的聲音,簌簌說請問哪位?我說簌簌我是蘇黎愛。

          簌簌顯然沒有預料中的震驚,她說,我遇見了李斯翰,我點了點頭說我知道我知道。她說,他還是喜歡你。然后我聽見了你的聲音,你說黎愛你知道嗎當時我有多痛,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就是槍斃我也得讓我知道究竟是觸犯了哪一條法律,但是你沒有你沒有!既然連這一點信任都不曾給予怎么可能是愛我呢?瞬間淚凝于睫。

          我說對不起。你說沒關系。

          第二天的時候托朋友買了一張去海南的機票,因為臨時改簽,飛機到了晚上九點才起飛。吃完東西以后我打算睡一覺,以最完美的狀態見到你并且告訴你,我愛你。我聽過一場叫做“?”的臺風最近會登陸這座城市,但是我真的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這種情況之下邂逅它。“?”經過這個城市上空,就在我打算見你的時候。飛機失事的前五分鐘鄰座的女孩子驚慌的大呼,她手中的三色堇撒落了一地。乘務人員給了我們救生衣,就在逃生的前一秒,我打了你的電話,我說,對不起。你說,黎愛我已經趕回來了,今天晚上就可以見到你。我忽然泣不成聲。

          為什么我們總是這樣。

          難道每一次都要錯過。

          我很幸運,沒有死。再次見到你你已經在監獄之中,你到我的城市聽說了飛機失事的事件,打聽到我乘坐的航班正好吻合于事件中的飛機。你以為我死了,然后去找季沐舟。你不問青紅皂白對他大打出手,你從前面的欄桿上面掉在了草坪里面。

          季沐舟的腳踝是殘疾,他走起路來都不穩當,偏偏招架住了你九牛二虎之力的攻擊。等到你從欄桿上掉落下去的時候,季沐舟這才驚慌失措起來。將你送到了醫院,醫護人員在你的腳上縫了三針。

          我這時候在另外的城市,等到我到你的那個城市已經燈火通明。

          醫生說,你很剛強,我剛剛走到你病房的外面就聽你說,我靠,真疼。我連忙加快了腳步,再次看到你的時候我忽然間泣不成聲。

          回來就還,你。你說。

          美文精選網
          飼養護理沈陽伸縮門融資租賃牌照轉讓
          丰满少妇高潮叫不停,国产GV亚洲精品线观看,男人狂躁进女人下面视频网站

          1. <xmp id="xiyqy">

            <font id="xiyqy"><samp id="xiyqy"><samp id="xiyqy"></samp></samp></font><progress id="xiyqy"><progress id="xiyqy"><xmp id="xiyqy"></xmp></progress></progress>
            <center id="xiyqy"><center id="xiyqy"><xmp id="xiyqy"></xmp></center></center>

            <font id="xiyqy"><samp id="xiyqy"></samp></font>